似是往昔

跷跷板~

从来没玩过这个游戏,是叫做超级玛丽吧?中间错了两次好难拆。不到一个小时搞定,还是很有成就感的。容易满足。

Sasha的奇妙之旅 1

(慎入!有穿越,OOC,挖坑不一定填坑)


哔……哔……哔……哔……

呼……呼……呼……呼……

这是什么声音……sasha迷迷糊糊的想。

呼…呼…呼…

好像是…呼吸声?

哔…哔…哔…哔…

这又是什么声音……

闹钟?还是手机?试图睁开眼睛关掉噪音继续睡。sasha却发现动一个手指都难,这是怎么了?

哦,神呐……难道这就是宿醉吗?不光头疼欲裂,还浑身上下都痛,好像跑了好几次马拉松,他浑身发软毫无力气。

sasha尝试了几次,只觉得耗尽了力气还是睁不开眼睛动不了手指,他惊恐地猜测是不是他酒精中毒或者不幸发生中风了。

“嘿,Sean,Sean你醒了吗?”忽然感到手被抓住,sasha一惊又有点高兴自己还有知觉,不过Sean?这是什么情况?做梦?!记忆混乱?!借尸还魂?!

“Nick,不用太担心,Sean这是好转了,你伤得也不轻,多休息早点恢复才能照顾Sean。这里交给我吧。”

Elizabeth温柔但是坚定地看着Nick,直到Nick退让,“我去休息,Sean如果清醒请一定通知我,妈妈。”

“当然了,Nick。现在好好去休息吧。”

有些沉重的脚步声消失了,大概是哪个称呼自己Sean的男人离开了。

有一会儿只剩下仪器一成不变的机械的哔哔声还有沉重的呼吸声。然后Sasha感觉有人靠近他,温柔地抚摸他的额头。

“我亲爱的小羊,一切都会好起来的,现在只是休息吧。下一次你就会有力气了。”

Sean感觉有人凑在自己的耳边低语,他无法阻止自己的意识向更深的黑暗沉落。

Elizabeth用目光细细描画自己儿子的面容,替Sean整理好被子。她在Sean的额头印下一吻,“我一点也不怀疑你会好起来的,你可是我的儿子。”


Sasha在熟悉的噪音中醒过来,惊喜地发现自己没有成为植物人,他今天虽然耗费了不少了力气,但是终于睁开眼了。

这似乎是医院?sasha看到了噪音的来源,是呼吸机和其他的监控设备。但是他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为什么自己会在医院,难道真得喝得酒精中毒了?

他试着移动自己,但是没有成功。这么都没人陪床?就算爸妈不在,连他的助理也不在吗?医疗剧那么多进进出出的护士医生难道都是骗人的吗?

“Sean,今天感觉怎么样?Nick在休息,今天我是受他所托来照看你,希望你不要太惊讶。”

来人絮絮叨叨了几句,结果一眼就看见床上昏迷了几周的人正看着他。

沉默,两个人互相看着对方,Sasha眨了眨酸涩的眼睛,心里奇怪这个人怎么忽然哑巴了,不叫医生过来吗?

“天!我,天,Sean,我,我去叫Elizabeth,我去叫医生,别紧张别紧张。”

像是被Sasha的眨眼惊到了,他胡乱解释着跌跌撞撞冲出去,隔着门Sasha也能听见他的声音在叫医生。

然后就是几个医生护士涌入,检查他的状态,闹哄哄的,不过似乎没什么大问题,鉴于状态良好,医生决定撤下呼吸机。

脸上没障碍物舒服多了。乌泱泱的医护人员离开了Sasha才发现不知道何时那个男人回到了病房,还有一位迷人的金发女士。

我应该和他们打招呼吗?但是我并不认识他们……

“亲爱的,不要着急,我会向你解释一切的。我们会尽力确保你的安全,你好好修养。”

Elizabeth看着病床上醒来的人,轻声安慰道。


“什么?”Sasha大喊出声了,但其实音量只是比耳语高一点罢了。

“亲爱的,你可以把这个当做一场漫长的梦,等你醒来你会发现你真的只是睡了一觉而已。只是威胁还没有完全清除,我又担心你会因为无意中看到一些过来探病或者帮忙的wesen的真面目而吓到,我真不想告诉你真相。等你有点力气了,你会发现这确实不是你的身体,毕竟Sean不喜欢消除伤疤,身上应该有一些陈年的旧疤痕。”

  Elizabeth把身后一直沉默着的男人揪到Sasha面前,“这是David,他和你一样。Nick是Sean的伴侣,他们伤得太重,Nick由于Grimm的体质只是重伤濒死,偶尔他会醒过来,所以如果你偶尔遇到一个表现怪怪的David那应该就是Nick了。等Sean的灵魂修复的差不多足够让他醒过来,我就会送你们回去,所以不用担心。”

“我需要尽快稳定形势,所以清醒的Sean和Nick是必要的。我会尽我所能保证你们的安全,但是你们自己也需要注意伪装。我已经对你们施展过咒语,一旦你们有生命危险我就会赶到。”

Elizabeth留下爆炸性的信息之后,就略带歉意急匆匆地离去了。

Sasha和David相顾无言,气氛很是尴尬。

tbc

Steve每次醒来都发现自己失忆了 1

Steve每次醒来都发现自己失忆了

(之前的脑洞,Danny/Steve,慎入,OOC,不一定填坑)

Steve被wo fat绑架之后


……eve,Steve,Steve!

什么?!Steve下意识地摸枪做攻击防御,结果摸了个空。

怎么回事?

他清醒过来,看清原来自己在医院,而Danny正一脸担心地看着他。

“Steve?你还好吗?还有哪里不舒服吗?”

“我很好,我怎么会在医院?”Steve发现想不起来之前发生了什么导致他在医院。

“医生说你有点营养不良,低血糖晕倒了。最近你反应严重,本来就应该多休息,最近也没什么大案子。”

“Danny,你在开玩笑吗?我低血糖晕倒了?!什么反应?我一直挺好的呀。”Steve简直一头雾水,他怎么可能因为营养不良低血糖晕倒,难道被人逮住折磨了?看着身上没伤呀。

“Babe,身体不是你一个人的,一定不要让我们太担心好么?Grace说她在路上,会给你带最近你喜欢的malasadas。”

“Danny,你居然没去接Grace?!这是什么预兆吗?”Steve是真地吓到了,按照Danny那一切Grace为先的女儿控,居然让Grace一个人回家?他不是说要接送到女儿成年为止的吗?

“Babe,我们不是讨论过这个问题了吗?Grace也足够大了,况且Kono去接她了。”

原来Kono去接人了。“我不是只是低血糖吗?我都醒了直接出院就行了。而且,我什么时候喜欢吃Malasadas了?那玩意不是就你喜欢吗?”

Danny皱着眉,伸手摸了摸Steve的额头,然后虚虚搂着Steve的肩膀挤上病床边缘,“Babe,你真的没事吗?你今天真的很不对劲。因为little Charlie,你最近不是就能勉强吃一点Malasadas吗?其他的食物都让你恶心,所以你才低血糖晕倒了。”

Steve觉得满头问号,为什么他觉得Danny形容的不是自己。“你确定你说的是我?我得什么病了?我怎么不记得我什么时候没胃口了。这和Charlie有什么关系?”

“你真的吓到我了,Steve。”Danny仍然搂着Steve,另一只手附上Steve的腹部,“也许确实不关Charlie的事情,你确实一直觉得是我……”

“Danno~”推开门,Grace像只小鸟一样飞扑进来,献宝一样举起手里的外卖盒,“Steve papa,今天Charlie是不是不乖让你不舒服了?我特意给你带了Malasadas。”

Kono随后进来,看到Danny和Steve那么亲密地坐在病床上,“额,boss,Danny,我们应该没有打断什么吧?”Kono有点不太确定地问。“boss的身体没问题了?”

“没问题,随时可以出院了。”

“没打断,Kono你在想什么。还有,Steve,你不可以。Kono你看好他,我去找医生过来检查一下,Steve很不对劲。”

Danny下床,警告地看了Steve一样,然后抱住Grace,“monkey,我需要你好好照看Steve papa和Charlie,Danno现在去找医生,好吗?我保证很快就回来。”

“好吧,Danno。我会让Steve papa乖乖待在床上的。”

看着Danny离开,Steve才回过神来,什么时候Danny气势这么强了?自己居然愣住了。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呀,Steve一边帮Gracie爬上床一边想。

Kono挪过一张椅子,坐在Steve病床边,看着他无意识地顺着Grace的头发,明显在神游。

“Steve papa,今天Charlie不乖了吗?我能和他说话吗?”Grace仰起头,一脸期待地看着Steve。

“嗯?Grace,你一直叫我uncle的,什么时候改叫papa了?Charlie是谁?和他说话为什么要问我?”

“Steve papa你不喜欢Grace了吗?所以Grace才不能叫你papa?”一下子眼圈就红了。

Steve一看头都大了,“当然喜欢Grace,Grace想叫就叫吧,你不是说想和Charlie说话吗?Steve papa同意了。”什么都可以,别哭就行。

Grace也没有多想,很快就破涕而笑,凑到Steve腰腹部和小弟弟说起话来。

Steve有点懵,这算什么情况?

“Steve,你还好吗?你今天好奇怪。”看到了事情发展的Kono忍不住吐槽,“你就好像忘记你和Danny结婚了一样,Grace改口叫你爸爸都好几个月了。Grace的小弟弟Charlie就住在你肚子里,当然要问过你才行。”

轰隆!

和Danny结婚了,Grace改口叫爸爸了,Charlie住在我的肚子里……Charlie,住在,我的,肚子里……

Steve感觉原子弹在脑海中爆炸了,他僵硬地低下头看着自己的腹部——被Grace的小脑袋挡住了,他忍不住用手附上去。腹部的肌肉似乎松软了一些,但这也可能只是疏于锻……他石化了,似乎有什么轻微的……

Kono发誓她听见了Steve僵硬关节的嘎吱作响,然后看见他一脸石化的表情,最后眼睛一闭虚软地倒在了床铺上。

tbc

不就是一只蛙没人陪吗?一副生无可恋的表情

在SLO最意外的收获,然后联系到了作者君,一本满足。

第一次吃新鲜杨桃。味道很淡,有点特殊的香味,有一点点酸,口感有点像青苹果。

CP21的意外收获,很喜欢

【授翻】【Grimm】 Restraint by shadowolfhunter part5

原文地址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9267698/chapters/21005462

第五章 Reaching Out 援手

      Nick决定尝试帮助Sean,但进展并不顺利。

      Nick有许多需要考虑的,还有一大堆工作,所以他把这件事放一边了好几天。灵光一现,Nick想也许Sean会乐于见到他女儿的到访,还有Adalind的,呃也许。有她们作为他和Sean之间的缓冲也许也不是个坏主意。
      他开车去那里的时候正下着瓢泼大雨,Adalind做在副驾驶位置上生闷气。她真的不想到任何地方去靠近Sean Renard,Lascelles,或者其他什么的这些天他自称的。她就这么说了。(译者:你做过的事情也没比Sean好,现在觉得自己洗白高人一等了?)Diana想见她的爸爸,她并不关心为什么他住在这个小屋或者为什么他们在这里,就只是他们来到这里了。
      他们走到门前Nick敲门。正在下着倾盆大雨,Renard不太可能外出了。脚步声朝着门口来了,然后停下了,Nick可以听到某种不安的曳步,倒吸一口气,然后脚步跑起来逃离门口,一声后门被甩上的巨响,在Nick及时赶到拐角处前,他瞥见Renard逃离的背影。
      Adalind自顾自安静而得意地笑着,她有需要保护的孩子们,而她可以嗅到Sean的恐惧。很好。是时候他应该害怕她了。(译者:想剐了Adalind,顺便给编剧寄刀片。)

      这里没有任何追上他的提示,Nick不知道Sean往哪边跑了,像那样恐慌地逃离,Sean一定吓坏了。在这种情况下Nick永远不会被允许靠近他的。Nick无声地咒骂,他努力想让事情变好,而Renard表现得就像这毫无意义。他关上了后门,没必要让让雨落进来,走回到前面去见Adalind和Diana。
      Adalind给了他一个不耐烦的表情,“那么?”她问。
      Nick双手大张一副不明所以的姿态,“我不知道为什么他要跑,也不知道他去哪儿了。”
      “所以我们能回家了?”Adalind已经转身坚定地朝车走去,Diana不情不愿地跟在她身后。
      Nick想要留下,不管其他,Sean离开的时候只穿了他之前在屋子里穿的衣服,考虑到这个天气情况Nick非常怀疑它们的作用。所以他徘徊在森林里,这不是件好事。但是Adalind很坚决,而Sean是个成年人,对此Nick没有多少能做的。他放弃了病态的仁慈,它们回到了车上。

      Nick把他们带回家,然后拨号给Monroe。
      “你什么?”狼人的语气毫无疑问地暴躁。
      “他跑开了,Monroe。”Nick解释,“他是个成年人,他四肢健全而他就只是跑走了。我应该怎么办?!”
      “哦,我不知道……也许,不要和两个女巫同行前去那里?我告诉过你他不能……”
      Nick又一次感到恶心。他从来没有像这样想过,只是想也许Sean可能因为他女儿的出现得到一点慰藉,也许,他们甚至可以得到一个机会让Nick可以为不知道怎么就伤害了Sean的事情道歉。也许他可能有机会以此为缘由,他可以原料Sean过去所有的罪行。

      “也许我应该发布一个APB?(应该是指all-point bulletin,全面警戒通知)”Nick自言自语。
      “什么?不!还记得上次怎么发展的吗?这会让事情变得糟糕一千倍。”听上去Monroe正在打包他的东西。“我们必须再回到那里找到他。”
      Nick真的难以想象在暴雨的森林中闲逛,但Monroe的口气含着某种“你欠我”的肯定,而Nick确实欠了他。

      Sean停止奔跑,上气不接下气,他受损的身体承受不了更多的压力去继续了。现在雨下得非常大,Sean的长袖运动衫和牛仔裤完全湿透了。他很冷,开始发抖,他受损的肺吃不消了。他喘息了一会然后转身。也许现在他们已经离开了,他可以溜回去,进屋把自己弄干。如果他们仍然在附近,如果他能避开窗户也会没事的。他开始拖着沉重的步伐返回小屋。

      Nick把车停在桥上他几小时前停过的地方。雨一刻不停地下着,Nick的满心恼怒化作了满腔担忧。无论真相是什么,Nick仍然对这一切都很困惑,Sean Renard已经被折磨了,他的健康受损了而他跑进大雨里还明显没有穿上任何保护性的衣服。
      小屋一片黑暗,但Nick还是敲门了。没有回应,而当他准备离开的时候他的Grimm超级听力听到了一点动静,从小屋内部传来的。Nick伸手试了下门把手,门没锁,举着枪,他推开了门。
      没东西迎面扑向他,然后另一个声响,似乎是从后面传来的。Nick朝着卧室前进。
      一件湿透的帽衫还有牛仔裤被丢在地上,Nick绕开它们,他的眼睛盯着床上蜷缩在被子里的人。
      Sean烧得厉害,他挣扎着呼吸的时候发出喘鸣声,Nick找出手机,祈求有信号。他联系了救护车,然后是Monroe。

      狼人在第二声铃响的时候就接听了,“Nick……”
      “他在这里,Monroe,我认为他真的病得很厉害。”没有多说一个词手机就被Rosalee接过了,Nick仔细听着Rosalee的指示。向她道谢,然后挂断电话。
      他把被子拉高一些,盖住还在发抖的半巫,“坚持住Sean,救援已经在路上了。”当颤抖的手指轻抚着伤痕累累的脸颊的那一刻,Nick希望他的半巫不要死。(译者:莫非只有生死关头,才会真情流露?怎么忽然Sean就成了你的半巫了……)

第五章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