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是往昔

【始祖家族/EK】门后 2

水平有限,大家凑活看。联文第二弹。

Klaus打开的第一个门。


TBC


【Grimm】当Marcus遇到Sean,Nick的辛酸被调教史(NR) 6

part 6

倒腾了很久弄出来的,智商有限。有bug欢迎大家提出来。 

 @冷尘恋星     

  
“好了,暂时就先到这里吧,你好好消化一下。顺便,出去采购点食物,这个是清单。”Elizabeth推给Marcus一张纸,然后告诉他可以离开了。
“对了,早点回来,Marcus。”
跨出门的Marcus微微一愣,没有回头,挥挥手示意知道,带着不自知的一丝笑容离开了。


叮铃叮铃叮铃
“Wu?”
“Hank,Nick和你一起吗?XX大街的OO银行发生了抢劫案,犯人射死了两个人。需要你们尽快赶去处理。顺便提醒一下Nick,好警探要记得手机24小时开机哦。bye。”
“抢劫杀人,Nick,看来今天有地忙了,captain的事情先放一边可以吗?”
Nick沉默了一下,还是点点头,设定路线去银行了。
“Wu说你没开机?”
摸出手机,“靠,手机好像坏了。之前还以为没电,充电这么久还是开不了机。”


傍晚
“你好,Portland警局。”
“呃……是Nick吗?如果不是,我找Nick Burkhardt。”
“Monroe?我是Nick。怎么突然打电话过来?”
“Nick,你应该没忘记约好晚上见面的吧?”
“呃,没有。几点来着?”
“我们刚空闲下来准备做晚饭,打开电视就看见了关于银行抢劫案件的报道。Nick,这个应该是wesen案件,这件事情非常非常严重,影响非常非常恶劣。你可以现在就过来吗?顺便你可以过来吃个晚饭。”
看看时间,七点多了。Nick摸摸现在才感觉到饿的肚皮。“好吧,我现在过来,见面细说。”

叮咚~叮咚~
“Nick,请进。晚餐马上就可以吃了。”
“Rosalee,谢谢招待。”
“哦天哪,Nick你终于来了。”Monroe挥舞着铲子,从厨房探出个脑袋。“我们可以开饭了。”
眼见吃的差不多了,Rosalee对Monroe使使眼色,示意他开口。
“咳咳,Nick。关于今天的抢劫案,犯人应该是woga之后实施的犯罪。这么做他们违反了《荣誉法典》,又叫做《斯瓦比亚法典》。”
“那是啥?”
“这个是wesen最重要的社会行为准则,一旦有wesen违反,就会危及到所有wesen生物。四百年前有一场重要会议,这对Grimm来说也是一件大事。你不知道吗?”
Nick耸耸肩,“你们知道我对wesen世界了解的并不多。”
“重要的是他们这么做会导致wesen的恐慌的。而且,很可能会引起人类对wesen的注意力。”
“我们会尽力加快破案速度的。如果可以你们也看看有没有wesen有相关的线索。”
“我是说,可能需要你用Grimm的方法处理。”
Nick皱眉,看着眼前的两位好友,“可以的话,我还是希望能以警探的身份把他们抓捕归案。”
“可是Nick……”
“好了,Monroe。我想Nick知道应该怎么做。”Rosalee拉住Monroe,制止他继续。“Nick,还有,我们有关于captain Sean Renard的信息要告诉你。” 
“我们有点犹豫,但还是觉得应该告诉你。不过,答应我们无论听见什么保持冷静好吗?”
“这么严肃?好吧,我会尽量的。”
“昨天,你是被凭空出现的一个男人砸晕的。这个男人长得和captain Sean Renard一模一样,但是他自称是Baltimore的 detective Marcus Diamond。哦哦,Nick冷静点听我说完。”
“Nick,他们之间的对话显示这一切都是意外,他们并不相识。而我,愿意相信这一点。”Rosalee站起身,一脸严肃地盯着Nick的眼睛,“我愿意相信这是意外,毕竟那可是Portland的king,他没必要在这种事情上暴露底牌,何况他并没有实际伤害我们任何一个。”
Nick看向Monroe,“你也这么觉得?”
“呃,我对此持保留态度。但是Rosalee说的没错,这件事情虽然古怪,但是弄这么一出完全没有必要。”
Nick沉默了,良久他抬头看向好友。“我知道了,谢谢你们的信息,也谢谢你们的晚餐。我想先回去了。”
“等等,Nick。你回哪儿?你和Juliette不是分居了吗?”
“我去拖车查资料,顺便在那里休息。”
“Nick,我们想告诉你,你看见的不一定是captain也可能是那个身份不明的Marcus,你要小心。有需要就联系我们。”
Nick回头,微笑,“谢谢你们,我会小心的。再见!”

另一边的Sean正在吃晚餐,Elizabeth和Marcus的手艺。
Marcus感觉自己还是没有缓过来,满脑袋还是各种信息,冲击还是很大的。不过世界观碎着碎着也就习惯了。但是这种欧洲史,还是黑童话版本的,还有wesen百科,实在是太考验记忆力了。
满脑袋各种怪兽样的wesen,还被Elizabeth拉去做饭,美其名曰放松一下大脑有助于记忆。其实就是想给Sean培养个保姆吧……能挡枪能干架还要家务全能——感觉被平衡器卖给Sean当全能保镖了。Marcus一脸平静得在内心吐槽。
蛤蜊海鲜杂烩汤,龙虾卷,煎鳕鱼排,牛油果沙拉。看上去还不错,Sean一边拉开椅子一边想,不知道味道怎么样。
Elizabeth擦擦嘴,看大家吃得差不多了,开口道,“Sean,你应该恢复得还好吧?”
“还可以,虽然精神有点不济,但是日常行动是没什么问题了。”
“很好,这就是我接下去要说的。Marcus虽然表示体液才能补充能量,但是我试了一些补充能量的魔药,也是有不错效果的。可惜的是,我不能常伴左右,Sean你又不能制作魔药,Marcus的力量体系和我们不同。你之后还是只能按时补充能量,让Marcus帮你,不要觉得有心理障碍。好吗?Sean?”
Sean点点头,“我最多接受血液,其他的不可能。如果是能量的话,wesen的血液是不是比普通人的更有效?”
“之后我们会实验的,还有谋划一下后续可能的狩猎问题。毕竟体液要新鲜才有效,而这个新鲜有多少时效呢?看来,接下来几天我们有的忙了。Marcus你……”
窗外,月色正好。 

【Grimm】当Marcus遇到Sean,Nick的辛酸被调教史(NR)5

Part5

 @冷尘恋星 

智商有限,有bug欢迎指出。


“Nick?”


“Rosalee说晚上见面聊,看来事情并没有你说的那么紧急。”Nick耸耸肩,准备继续之前的事情——找到captain Sean Renard。

Hank楞了一下,“你确定?当时他们是真的很紧张。”
“当然了,不信你可以打电话确认。”Nick连眼睛都没有从屏幕上移开一下。
“不了,我想问问晚上可以和你一起去吗?”

“嗯?恐怕不行……”

“好吧好吧,又是什么Grimm事件?不过,虽然不算很多,但我毕竟都参与进来了但还是不能参与吗?Nick,你有听我说话吗?”Hank搔搔眉毛,压低声音表达想要知道一切的欲望。
“你这么投入在看什么?最近好像没什么案子?”Hank凑到Nick身边想知道他在看什么这么投入。

“Nick!告诉我,你不是在查captain的行踪。”

“对,我就是在找captain。草药店之后没人知道他在哪。”

“现在都快八点了,你知道captain会准时上班的吧?你真的没必要……做这种……你懂得……”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Hank。”Nick全神贯注调取摄像头的监控录像寻找线索。
左看看右看看,Hank凑到Nick耳边:“不要那么像变态跟踪狂。”

Nick终于舍得移开一下视线。“Hank,你在想什么?!少看点狗血剧。我只是急着找cap要个说法而已。”

“你确……”

“早上好呀~~~真少见,你们这么早就来了?难道我记错了,最近有什么大案子要你们加班加点?”

“Wu,早上好,你还是这么勤快。”

“Wu,早上好。”

“比不上你们,没大案子也这么早来。哦,对了。captain请假了一周,文件除非紧急,暂时都下周处理。”

吱——
“什么?!”Nick一把推开椅子站起来,瞪着Wu一脸惊怒好像他刚做了件十恶不赦的事。
Wu一脸无措,抱着档案感觉要被Nick的眼神杀死了。
“hey,不要这么激动Nick。”Hank挡在两人中间,劝Nick冷静一点。
“Wu,captain怎么忽然请假了?他也是挺工作狂的,之前一点消息也没有。我和Nick有事要找他,之前电话也没联系上。本来就等captain上班了。”Hank转头,对Wu歉意地笑笑。


“原来这样呀。Nick你也不要这么激动,我听captain声音沙哑,可能是生病了。你试试晚点联系吧,可能在休息。我考虑过两天联系captain到时候一起去探病?” 
Nick半垂着头,“不好意思,Wu,我有点太激动了。到时候一起去。”
Wu虽然感觉有点奇怪,但还是抱着文件走了,活可不少,特别是captain不在的时候。

“Hank!你听到了吧?他就是在避开我!你还觉得我刚做的事情没有必要吗?”
Nick一把揪住Hank的领口,虽然青筋毕露,至少还记得控制力气和压低音量。
Hank把衣领从Nick手里救出来。“我觉得这也可能只是个巧合。”

“幸亏我刚才已经发现了一些线索。”Nick拿上手机和车钥匙,大步流星往外走。

“喂,Nick,Nick!”Hank犹豫了一下,还是跟了上去。“希望我不会被因为跟踪自己上司被抓。Nick你欠我欠大发了。”



嗤——砰—


“靠,Nick你发什么疯。”揉着撞到的额头,Hank忍不住抱怨,忽然急刹车还来了个一百八十度转弯。
“我看到了captain,他开着他的车。我就知道他没有生病,只是想避开我罢了。骗子!”
听到这话,Hank也顾不上自己被撞的额头了,打开车窗,妄图在车流中找到captain的车。
“你确定吗?现在可是早高峰。你刚刚距离起码有几公里。”
“你是在怀疑一个Grimm的视力吗?我认错谁也不会认错Sean的。”Nick咬牙切齿。


砰!Nick狠狠地拍了一下方向盘,即使是Grimm又是警探,对于堵车也是毫无办法,只能再次失去了captain的踪迹。 

所以,Nick真的遇到了Sean?他这么快就恢复了?还是……其实他遇到的是外出采购的Marcus?

时间倒回到一个多小时前,Sean昏睡,Marcus被Elizabeth威胁。
“我说的是实话。Sean现在算是我的宿主,他给我提供能量,我给他提供藏物用来驱使。只不过现在他因为融合的关系被抽取了大量能量,身体一下适应不了。我们完全是互利共生的关系。”
“共生?我觉得这听起来更像是寄生!”Elizabeth凑上前,抓着Marcus肩膀的手收紧,让他足够疼痛却不至于到受伤的程度。毕竟万一因此伤到了Sean她可是会心疼的。
“我自然有我的办法来验证你说的真伪,不要妄图在一个女巫面前撒谎。”
“所以,这是真的?”
Elizabeth看了看床上熟睡的Sean,回过头看着Marcus,眼中神色不明。“新鲜的体液才能补充能量?魔药或者食物之类的不行吗?”
“理论上是应该是可以的。只不过我怀疑我们不是一个世界,Sean表示从不知道藏物,我也不知道魔药或者女巫之类的,能量体系也许有不同。我不清楚魔药的效果,而食物能补充的能量毕竟少。”
“那么现在,来讨论一下你的来历吧。毕竟你那么突兀的出现在了其他人面前,Sean也表现的对你毫不知情。反正万一Sean受到伤害,威胁的可不光他自己的生命。我想我们现在是同一战线了。”
Elizabeth温柔地笑着,打开了对Marcus的束缚。
活动着麻木疼痛的手脚,Marcus只觉得寒毛直竖,不知道Sean的妈妈打什么主意。
“你们确定这个说法行得通?这种童话故事一样的设定。”
“虽然有点特别,但是逻辑挺通的。不要这么激动,Marcus。”被妈妈唤醒喂下了魔药和血液的Sean靠坐在床上,虽然脸色还是很苍白但已经恢复了基本的行动能力,他捧着热牛奶一脸平静地责备Marcus太过大惊小怪。
“Marcus这么活泼,果然是弟弟呢。”妈妈优雅地坐在椅子上,一脸慈祥的看着Marcus。
抖了抖鸡皮疙瘩,Marcus感觉自己是玩不过这对母子了。Elizabeth的战斗力简直超出人类范畴好么,好吧,女巫算人类么?
“你们觉得,我是Sean小时候就受重伤濒死的双胞胎弟弟,这么多年之后终于被想办法治愈了,但是因为咒语出了点小意外,我被直接传送到血缘关系最近的人——我的双胞胎哥哥Sean身边。这个理由大家会信?”
“我以为,光你们的长相,就已经很说明一切了。所以,不用担心,Marcus。”妈妈微笑,看了一下时间。“好了,那就这么敲定说辞了。Sean你还是多休息一下,剩下的交给妈妈,我会好好教导Marcus他应该知道的一切的。”
放下杯子,Sean接受了母亲难得的拥抱和亲吻,安心休息了。
关上卧室门,Elizabeth露出了后来被Marcus称之为凶残的笑容,“接下来就让我好好教教你吧。”


明天还有部分。抱歉快一个月没更新了。

当Marcus遇到Sean,Nick的辛酸被调教史(NR)4

绞尽脑汁希望角色掉智商,奈何作者君智商不够,大家凑合看。欢迎捉虫~~

 @冷尘恋星 


早晨七点多

Marcus突然惊醒,有种危险逼近的感觉。

放轻脚步走到床边,唤醒了Sean,“嘘……”示意有情况。Sean花了几秒清醒,用眼神示意床头柜的抽屉。Marcus从中取出了手枪,检查了一下枪里的子弹,打开保险,放在了Sean手边。然后从Sean的衣服里掏出另一把手枪,检查之后轻轻移向房门。

Marcus缓慢地打开房门,靠墙移动到楼梯旁。向下望去。

“什么人?”

Marcus还来不及开枪就被无形的力量卡住脖子和四肢,整个人被力量抵在了墙上。

“你是谁?!”刚刚登上楼梯的金发女人惊怒,“Sean呢?该死,双生咒?!你把他怎样了?”夺下手枪,神秘女人质问,抬起手,收紧手掌,Marcus感觉施加在身上的压力快要把骨头压碎了。

Marcus的脸都憋红了,脖子上的力量才有了些许放松,刚够呼吸说话。“咳咳,我就是Sean。咳咳…..”Marcus艰难喘息。“说实话!我知道你不是。”女人边说手边更加紧握。身上的力量也随之加大。Marcus艰难的冷笑一下,“你该不会连你要对付的人长什么样都不知道吧?女人。”

女人盯着Marcus看了一会,像是要确认他的可信度一样,接下来女人微微松开攥紧的手掌到“我是来帮忙的。”

虽然没有放下手,Marcus也还是不能动,不过强加在身上的恐怖压力到是消失了不少。神秘女人快速的走上楼,期间还不忘记用力量控制Marcus的行动,将其拖在身后。Marcus想要挣扎,却好像被无形的绳索绑住,反抗不得被拖着上楼梯。

“砰。”的一声,门被无形的力量直接打开,Sean靠着墙艰难的坐在床上,勉强集中精力用尽剩余的力量举起枪准备面对敌人。

一直没听到枪声也没有看见Marcus返回的时候Sean就知道不对劲了。没想到会这么窝囊地死去,Sean看着不住颤抖地手苦笑。

“Sean?”

“母亲?”Sean简直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和眼睛。

“Sean,你怎样?他是怎么回事。”原来这个神秘的女人就是Sean那个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女巫母亲——Elizabeth。

Elizabeth感觉到Sean的生命受到威胁,一路心急如焚。如果这不是Sean的地方,恐怕早就被暴力拆除了。Elizabeth看了一眼脚边的Marcus。还有这个敢对肖恩使用双生咒的家伙,要不是看他好像是护着Sean的,早被Elizabeth折断手脚了。

挥手把Marcus丢到一边,还是没解除禁锢。Elizabeth一脸心疼地看着Sean满头冷汗脸色苍白,急忙上前,将努力想从床上起来的Sean扶住,给他背后塞上两个枕头,让他能靠得舒服。“不舒服就不要起来了,和我说说发生了什么。” 

而从看到金发女人后发生的一切,简直刷新了Marcus的世界观。还没来得及攻击,便被不知名的力量控制住无法动弹,差点让Marcus以为有人使用了马鞭。但那个闯进来的女人手里却并未拿皮鞭,只是挎着个包,身边还放着个行李箱。之后便是被控制被威胁,女人听到自己说自己是sean时,表情倒有些古怪,不过当时Marcus也没办法多想,因为疼痛与无力感已经占据他太多思绪。然而就在以为要团灭的时候,就听到Sean的那一声“母亲”,在那之后Marcus便处在无限循环中——宿主你妈妈武力值这么高!但是你却打不过我……

Sean张了张口,一个是因为没有力气,另一个是不知道从何说起。他现在还清醒着,纯粹是凭意志和肾上腺素支撑罢了。

“床头有水和食物,你可以喂一点。刚刚他的硬撑和我为了对抗你所用的力量已经让他又要被濒临极限了。如果可以,能喂点鲜血最好了,毕竟您的力量似乎也很强大。”这时被Elizabeth随手扔在一边半趴着的Marcus终于回过神,生怕晚了影响宿主和自己的安危,匆忙解释。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Elizabeth给自己儿子喂了些水,转过头怒视Marcus。“你对Sean做了什么夺取了他的力量?别妄想欺骗我!不然,我会让你知道欺骗一个护崽的女巫是什么下场!”woga出女巫的真实容貌,Elizabeth出言威胁道,同时加大了压制Marcus的力量。

而这时,因为妈妈的到来而放松心神的Sean,肾上腺素消退后的疲惫把他拉入了深深的睡梦之中。

Marcus简直欲哭无泪,宿主你敢不敢拯救一下我那感觉要破碎第二次的世界观……这张脸也太可怕了!!!


而另一边,正在查监控视频的Nick,也遇到了匆忙赶来的Hank。

“Nick!”Hank大步流星地冲进办公室,“Monroe和Rosalee说联系不上你,打电话给我了,你给他们回个电话吧。”

Nick看了眼还是黑屏的手机,对Hank耸耸肩,“抱歉,好像到现在也还是没电。我现在给他们回电话。”用座机拨通了Monroe的电话。


“……嘟……嘟……”


“嘟……嘟……奇怪,怎么没有人接?Hank。”把话筒夹在耳边的Nick边说边转头看向Hank。

Hank耸耸肩,“试着打给Rosalee吧,他们通常都在一起。”


另一边草药店忙地热火朝天。


地下室,成箱堆积着的草药旁是Monroe在外套兜里嗡嗡作响的手机,而上面是正在和送货员对账的Monroe和Rosalee。看来今天是草药店进货的日子,Monroe还粗心的把手机落在了地下室的货物边。

“抱歉等一下,我接下电话。”Rosalee忽然停下,从口袋里掏出手机。

“喂,Rosalee吗?Monroe在不在?打不通电话,Hank说你们很着急。”

“晚上有时间过来一趟。记住,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我这里很忙,要整理到的货物。晚上细说,”

Rosalee不等Nick答复,就匆匆挂断了电话。对送货员和Monroe抱歉一笑,又投入继续清点了。



【Grimm】当Marcus遇到Sean,Nick的辛酸被调教史(NR)3

 @冷尘恋星 Nick有点掉智商,大家凑活看啊。下次才有Sean出场,Nick终于有戏份了。


第二天五点多

“Monroe,怎么了?小心点”Rosalee一回头就看见Nick揉着头站在门口。

Nick看到两人惊讶的看着自己,Monroe险些弄掉手里拿着的药剂。

没想到Nick这么早就醒了,可能因为是Grimm?Rosalee接过Monroe手里的药剂瓶,用眼神示意Monroe应付好Nick。

“Nick?!你、你、你醒了?”Monroe结结巴巴,手忙脚乱,Rosalee在一旁无奈叹气,心中的紧张慌乱都被门罗弄没了。

Nick觉得有点奇怪,Monroe反应也太大了。"头好疼,发生了什么? cap和Juliette呢?咒语解除了吗?”

“这个,那个。Nick你听我说。别激动,听我说.......” Monroe已经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了。Rosalee示意Monroe停下这种明显添乱增加Nick不安的行为。“Nick,你还记得发生了什么?”

“我最后记得的是,我记得好像是被砸晕的。是谁袭击了我?!”Nick一遍揉着脑袋一边猜测解咒可能没有顺利进行。“是不是cap那个伪君子反悔,让人偷袭了我?!我就知道!”

“Nick,冷静一点,事情并不是这样的……”

“所以,砸晕我和没有解咒成功只是意外,和cap无关?”Nick猛地抬头看向Monroe和Rosalee,眼中充满了自己都没有发现的希望。

“额……这个应该是意外,但不也算和Captain Renard无关。Nick你听我们说一下具体就……”

尼克怒火中烧:“一定是他不想和Juliette分开,才假装同意好乘我们不备偷袭!他究竟还要骗我几回???亏我还........该死!”

还信任他?还担心他?还崇敬他?他说不清。当他知道Sean就是Portland的king、当他知道Sean和Juliette出轨的时候,他只觉得被背叛被欺骗的怒火焚烧了一切,再也回不到过去了,曾经一切对captain对Sean Renard的情感都化成灰烬了。

Nick只想找到Sean,问他要一个答案——除了利用、欺骗、背叛,过去有没有过真心实意?

Nick不管身后两人的反应,直接冲出了草药店,他要马上找到cap得到答案,他已经是个颇有经验的Grimm,他想他足够有能力去向Portland的king要一个答案了。

 

草药店内Rosalee和Monroe有点目瞪口呆地看着Nick风一样冲出去,甚至来不及挽留一下。

“Nick这是,被砸到头的后遗症吗?”Monroe觉得这大概是唯一的解释了。 

Rosalee也非常吃惊,不过毕竟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又多又突然,Nick压力大了也很正常。“也许吧。不过,现在Nick这样子是准备去找Captain Renard?我们都还来不及告诉他那个突然出现的detective的事情呢,万一Nick遇到了不会认错人吧?”

“额……应该,不会吧?”

最后,他们决定一个去整理完剩下的药剂,一个打电话联系Nick。

“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在嘀的一声后……”

打不通Nick的电话,Rosalee担心Nick不会出事了吧?“Monroe!Monroe !你收拾完了吗?我打不通Nick电话。”

“不会吧,现在是凌晨,而且Nick是个Grimm,出事的可能性不高吧,应该。”

放心不下Nick,Monroe和Rosalee还是打电话给了Hank。


“喂……Monroe?”看了看闹钟,确定是刚过六点。

“额,Hank,那个,今天有点事,Nick有点激动,跑出去现在电话关机联系不到他了。我们猜测他可能去找Captain Renard了,你有电话或者地址吗?”

“Nick联系不到?这还和captain什么关系?Nick为什么凌晨跑出去找cap?”

Monroe和Rosalee对视一眼,“情况有点复杂,下次跟你解释,我们想Nick可能去Captain Renard家里了。”

“等一下,等一下,反正我也醒了。你们现在在哪?我们一起找Nick吧。captain那里的公寓安保比较好,Nick不一定能进去。我们还是先不要惊动captain了,不然怎么解释Nick凌晨要去找他,最近又没有什么案子。”

“好吧,我们在草药店,就在这碰头吧。”


天还没亮,街道还很安静。Nick一路飙车,闯了几个红灯,终于来到了captain所住的公寓楼下。

匆匆将车停在路边,Nick冲进了大厦,直奔电梯而去。

“站住!你似乎并不是这里的住户?”门口的保安拦住了行色匆匆的Nick。

“我不是,我过来找人。Sean Renard。”

“你稍等,我们需要联系户主。”

“麻烦快点。”Nick压抑住想要冲上楼的冲动,焦躁地在前台踱步。

“很抱歉,但是没人接听,没有户主同意,不能放你上去。”

Nick掏出警官证,“什么?!这样可以吗?!我要直接上去!”

保安看了一下警官证,“其实今天Captain Renard不在。”

“什么?!人不在?你确定吗?Sean Renard,Portland的captain,你确定他今天没回来?”

“Captain Renard我还是认识的,而且印象深刻。我很确定他早上出去后没回来。真的很急的话,你可以给他打电话。”

“谢谢!”Nick怏怏地。掏出手机,准备打电话。

!手机没电了吗?该死!

“能借用一下电话吗?我手机似乎没电了。”

“抱歉,座机只能连接内部线路。上班期间我们不允许带手机。”


Nick准备去警局,现在也已经七点了。先不说captain有可能在警局,他也能在局里充电和打电话,再不济还能看看监控找找captain的车子在哪儿。

又是一路狂飙到了警局。

“嘿,Nick!今天这么早就来了?”值班人员热情地打招呼。

“啊,早上好!有点事。对了,cap在吗?”

“又没有大案子,不需要加班,cap怎么会在。反正没多久就上班了,很快captain也就到了。”

“哦,好的,谢谢!先走了。”

走到自己的办公桌,Nick开机,顺便给手机充电。

另一头,Hank到了草药店。

“谢天谢地,你终于来了,我们急死了。”看见Hank的车子,Monroe一马当先冲过去开门了。

Hank感到受宠若惊,“有时间解释一下怎么回事吗?”

几分钟后

“所以,cap和juliette因为Adalind的魔药后遗症相爱了?”

“虽然很神奇,但不知怎么的他们就被迫相爱了。”

“但是解咒过程中发生了意外,解咒没有成功?”

“是呀,忽然就……我们也不不清楚。”

“而Nick现在很可能是找captain报夺妻之恨了?”

“额,可以这么说。”

“天哪!!!这真是!年度狗血大剧!!!你们就守在草药店,看看还能不能解咒,不然找到了Nick他也会继续发疯的。我去打电话问问captain那里的保安有没有看见过Nick,我现在去警局,查一下交通监控,一有消息就通知你们。我可不想因为谋害上司之类的罪名去逮捕自己的好朋友。”

Hank拿起外套直奔警局。


TBC

【Grimm】当Marcus遇到Sean,Nick的辛酸被调教史(NR)2

和  @冷尘恋星 一起写的文,第二部分。可能有OOC,雷者慎入。



Sean艰难地睁开了几乎黏在一起的眼睛。
“醒了?喝点水?”一杯水被递到面前。Sean有点茫然地抬起头,看到了那张与自己长得一样的脸,瞬间醒了大半。
“还好吗?”Marcus边问边用另一只手将Sean扶了起来,让他半坐在床头,并将水递到了Sean的嘴边。Sean就着Marcus的手喝了些水,缓解了火烧火燎的喉咙。
“现在是什么时间?”Sean哑着嗓子问道。
“凌晨三点二十。不用担心,离你彻底陷入昏迷也就过去了不到三小时。”Marcus将水瓶放在了床头柜上,又拿起了一片面包片递给他。Sean看了看Marcus,并没有接过面包。
“力量的吸收,什么时候才会停止?”昏迷中力量流失更严重了,现在Sean想动手接面包都心有余而力不足,觉得异常疲惫。
虽然在昏迷中与节拍器的融合,告诉了他一些基本常识,节拍器现在也已经停止大量迅速地吸收他的力量。但是,力量的流失一直没有停止。
“不会停止的,captain。你的体质很特别,而恰好意外让我成为了器灵还来到这里,这才有了融合。你掌握着我的一切,作为主人,你必需持续地为节拍器供能,我才可以在现世中行走,你才能使用节拍器。”
毕竟Marcus是在上任持有者死亡之后,自己也经历二次死亡之后才成为节拍器的器灵的。他对节拍器的了解大多数都来自于成为器灵后从传承那里获得的,他还没有来得及完全消化那么庞大的记忆。
在Sean融合期间,Marcus也在努力吸收节拍器本身的传承记忆,了解自己如何死而复生,之后又该如何。然而当他感觉到节拍器不再大量吸收Sean的力量后,便已经明了融合已经完成。那是一种感觉,归属的感觉。Marcus在感到融合完事后便一直在盯着Sean,这也是他能那么快发现Sean醒来并第一时间将水递过去的原因。
“不过,请放心,日常的供给不会消耗你太多能量的。不过,如果你需要使用节拍器,那么又另当别论了。”Marcus看Sean没接面包的意思,就主动将面包片递到Sean嘴边说道。
“那我这样还要多久?有没有可以快速恢复的方法?”Sean皱着眉说道,无力地感觉让他浑身不自在。
瞪着Marcus拿着食物的手,最后还是就着Marcus慢慢吃着面包片,他知道自己必须进行补给。力量和体力快速的大幅度流失,身体的恢复速度也显得迟缓起来。
“三天,以你现在的恢复速度,不动用力量,三天后基本可以正常活动没有不适。至于力量的恢复,可能需要一个月,不过,你要是按照节拍器的方法摄取力量的话,一个星期就可以恢复了。”Marcus看着Sean将面包片吃完后,又拿起水来递给Sean。
Sean喝了两口就停下,示意Marcus继续说。
“能被节拍器吸收力量是你自己本身蕴含或者吸收的能量——你本身蕴含的能量这次差不多被吸干了,虽然自身会缓慢回复。但如果你要使用藏物,那么一定要吸收足够能量,不然会被过度吸收可能危及生命。而最好的吸收办法就是强者的体液——唾液,血液,精液。精液是效果最好的。”Marcus边说边观察Sean的反应。Marcus表示他刚知道的时候也是很想破坏点什么的,这是什么奇葩的获得能量的办法,又不是Incubus(魅魔)。不过肖恩现在的表情真是很值得。“而且,力量越强的人体液蕴含的能量越高,需要的量就少。并且液体必须是新鲜的,像冷冻的血浆之类是无法获得力量的。” 
Sean觉得幸亏他已经不在喝水了,不然一定呛到。这什么诡异的能量补充方法?!
“你认真的?!”Sean从喉咙里憋出了这句话,带着咬牙切齿的意味。
“现在这情况,靠你才能继续活着享受生活。骗你,特别还是在这么重要的事情上,你觉得有必要吗?”
“手机,打给Wu。”Sean纠结了一下,还是决定先休息,他实在连发火的力气都没有了。明天,哦不,今天还是向警局请假吧。
Marcus从地上Sean的衣服里掏出手机递过去,让后者找出电话拨打,贴心地开了扬声器。
“captain?”
“Wu,我需要请三天病假,如果有事打我电话。”
“captain,你生病了?喉咙好沙哑。我知道了,你就放心交给我吧!”
“嗯,谢谢你,Wu。”
“这是应该的。注意身体呀,captain。你安心休息,拜拜!”
“嗯。”
通话结束后,Sean示意Marcus,“你可以去客房休息。”
“不了,我离你越近消耗能量越少。”Marcus将电话放到床头,并扶Sean躺下,将被子盖好,坐回椅子。
Sean看了看Marcus,犹豫了一下,还是什么没都说。最后抵不住疲倦,沉沉睡去了。

他们不知道,远处某个焦急的女巫正在打包行李,赶着过来。



另一边,草药店。
在Sean和Marcus走后,Rosalee与Monroe还是决定将尼克抬到店内的小床上。大眼瞪小眼,不知道应该尽快唤醒Nick还是干脆帮他睡到第二天自然醒。最后Monroe开口说道:“你觉得这件事…….”
“我觉得我们还是暂时不要唤醒Nick了,万一我们劝不住他……”
两个人同时看向Nick,觉得还是让他睡着吧。
“说起来,这个Marcus出现地真诡异呀。Rosalee,你觉得……”
“我觉得那位殿下应该不是主使者,毕竟那位殿下对Nick的态度,已经可以说明他的选择了。既然如此,你我还是不要太过掺和皇家和Grimm的事为好。”Rosalee转头看着Nick,然后郑重地对Monroe说道。

“那魔咒的事怎么办?解药还没做完,我不觉得Juliette还会再来一次。更何况那个突然冒出来与那位殿下长得一样的警探。呵,事情越来越复杂了。”Monroe颇有些无奈的转回身收拾散乱的用具。

“魔咒的事等Nick醒来后由他决定,至于Juliette,我并不了解她。不过,我觉得她应该不会接受这些非科学的的,哪怕事实摆在眼前,她也会自己找借口让事情变得合理化的。要知道,Nick总会有破绽的,但是这么久了,始终没有在Juliette哪里露陷。”罗丽莎也转身帮忙一起收拾。
床上的Nick睫毛颤动,似乎随时都能醒来。

整理完了物品,Rosalee还是忍不住对Monroe建议:“我们还是用点助眠药物吧,Nick看着随时能醒,半夜闹起来我们谁也拦不住他。不如到了早上让Nick和殿下去沟通吧,反正他们是上司下属,每天见面的。”

Monroe看着Nick不时颤动的睫毛,感觉每一下让自己心惊肉跳,真不想掺和进皇室和Grimm的事情里面。

最后确认了药物的无害性后,Monroe还是决定和Rosalee一起“帮助”Nick多睡一会。



TBC
欢迎捉虫

【Grimm】当Marcus遇到Sean,Nick的辛酸被调教史(NR)1

Marcus是Sean的扮演者Sasha在13号仓库里面扮演的某一反派角色。
预计会OOC,还会给Sean开挂。
希望能改变Grimm这部剧里captain悲剧的处境,和朋友 @冷尘恋星 一起脑洞大开,鼓起勇气一起写了文。
假设当时Sean和Juliette被Nick捉奸时,Marcus由于仓库爆炸等一系列原因穿越到了Grimm,控制他生死的节拍器则意外和Sean融合了。由于Marcus的出现,爱情魔咒失效,Juliette离开了。Sean虽然能利用藏物,但是因为需要给藏物提供能量,不得不通过特殊方式补充能量以免受到反噬的伤害,因而与Nick结下了不解之缘。

……砰……砰……砰砰……
“哈——”
高大的男人猛地仰起头,深深吸了一口气,用力呼吸起来。
捂住自己的胸口——这可真是意外之喜,他挑起眉毛,感受到心脏在胸腔中有力地跳动,能够再一次这样呼吸真是让人愉悦。
环顾四周, 即使已经有心理准备,藏品会带来未知,也难免为看见一个和自己好似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男人而吃惊。更何况,关乎自己性命的节拍器好像在他身上。看来要找机会与这男人好好交流一番了!而且在这样突来的变故中,他到是很镇定……Marcus若有所思。至于另外目瞪口呆的一男两女,啧啧,看着就知道心理承受能力不行,竟然楞住了。不过,也得留点心,毕竟有时候就是对小人物麻痹大意才导致了失败。 
Marcus借力站起身,整理了一下衣服,掏出手绢擦了擦并不存在的灰尘,收拾妥当后,这才舍给了身下的“垫子”一眼——还没死,也没有吐血,看起来生命力挺顽强的。不过,情况不明,Marcus最后决定还是静观其变。
   在Marcus整理观察期间与他长着同一张脸的男人也默默地观察着他的举动,至于呆滞的三人目光一直追随着Marcus的动作。
“OMG!Nick你还好吗?”Rosalee终于反应过来,恢复了应有的反应。
Monroe急忙扶起Nick,让Rosalee检查。
Juliette茫然地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有点不知所措——现在昏迷的那个是被自己出轨的失忆忘记的现男友,而自己的出轨对象却是现男友的顶头上司,他们俩人之间好像还有什么其他纠纷,然而现在砸晕现男友的却是个和自己的出轨对象长得一样的男人,并且这个男人还是凭空突然出现的。本来就被咒语魔药等超现实的玩意搅得一团糟的脑子现在更加成为浆糊了,毕竟大变活人什么的实在实在太过了。
Juliette感觉今天发生的一切简直要让她的脑子炸开了,并且她也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众人,和现男友的上司出轨还被现男友的朋友当场抓住,而且现男友好像还和出轨对象达成了什么协议——Juliette环视了一下众人,没人关注她。最后咬咬牙,她还是拿起包和外套甩门走人了。
Sean—和砸人的好像双胞胎—被捉奸出轨下属女友—一直镇定默默围观—Renard虽然很关心Nick—被莫名砸晕—疑似被女友劈腿—似乎被上司欺骗利用—Burkhardt,但是他的大部分注意力还是在这个陌生男人身上。虽然很是惊讶这个男人竟然和自己长的一模一样,不过也有不少办法可以办到这点,例如:双生咒。只是他突然出现又弄得和自己一模一样,会是什么阴谋吗?皇室?巫族?还是什么未知的势力?为了钥匙?Grimm?还是自己这个混着皇室血液的半巫?虽然同样被咒语和魔药的后遗症困扰着,并且还被非常重视希望能纳入麾下的Grimm捉奸,但他毕竟还是Portland的captain和king——
“Nick还好么?”看着似乎并没有什么异动与自己好似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陌生人,Sean还是决定先确认一下Nick的情况,毕竟自己为了Nick可是付出了很多心血的。至于那个家伙,先晾一下好了,不过自己对Juliette的感觉好像变淡了?想到这Sean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殿下,Nick没有什么大碍,也没有受什么内伤,只是受到的冲击太大晕了过去。等一下应该就会醒了”正好检查差不多了的Rosalee立刻拘谨又恭敬地回答道。
而Monroe还在努力在那呼唤Nick,        轻拍着他nick的脸颊:“嘿,醒醒,Nick,醒醒。”
听到Nick没有什么大碍,Sean把目光投向陌生人,毫不意外地对方也在看着自己。
“我是Portland的captain,Sean Renard。请问你是?”Sean决定先开口掌握一下主动。
而听到Sean的话的Marcus脑内忍不住跑过这也许是什么平行世界也说不定的猜想,毕竟藏物的力量从来都很奇特,说不定这就是另一个世界的自己。毕竟将自己带来这里,应该不止一件藏物的力量——可没有听说天平还有转移功能。
“我是Baltimore的 detective,Marcus Diamond。”Marcus决定试一试,便把自己还活着时的身份报了出来。
Detective?Sean决定回去查一下。
“我想,作为同事,captain应该不介意收留一下我吧?毕竟对于怎么出现在这里我也很是迷惑呢。而且顶着这样的脸四处走动好像也不太合适。”马库斯似笑非笑地说道。他在赌,赌的是刚才观查到的屋里人的态度与那句殿下。
这是想要私下聊聊?默默地注视了Marcus几秒,Sean决定还是先把Marcus的来历以及他的目的弄清。不然等Nick清醒了还有更麻烦的关于情感忠诚身份信任等等问题需要解决。他不想让这件事更加复杂了,还是一样一样的解决吧。
“Monroe,Rosalee,你们先照看Nick,我先去安置一下这位detective。其他的事情等Nick醒来后,再约个时间谈,好吗?”虽然是询问,但是sean已经拿上自己的外套,并示意Marcus跟上。
Monroe和Rosalee对视一眼,却并不敢有什么异议。只能认命地准备应付清醒之后的Nick。
上车,Marcus坐在副驾驶。Sean并没有去警局或者回家,他向着森林小屋开去,毕竟人迹罕至才方便可能需要处理的尸体问题……
Marcus看着越走越偏僻,路也成了林间土路,还是决定先开口。“captain,聊聊有必要到这么偏僻的地方来吗?又不是需要毁尸灭迹。”
有点意外Marcus先开口,反正离小屋也不远,已经深入森林了,Sean干脆就拐离小路下车了。
关上车门。“这谁知道呢?说不定有必要。”
面对Sean的威胁,Marcus仍然不显紧张。“真不愧是captain,心思缜密果然不是我等可以可比的。不过,真心觉得这真的没必要,毕竟前提是要能有尸体。”
“你这么有自信?”Sean的枪口抵上了Marcus的太阳穴。“毕竟下一秒你可能就是一具尸体了。”
“我能感觉到我的性命与你息息相关,而且我也听到你被称呼为殿下,所以为了我自己,我不会对你做出任何危及性命的行为的。至于我么,死过不止一次了,而我有预感我不会再次死去的,虽然我也不确定现在算不算活着。既然我有感觉,我相信你不会一点异常也没有感受到。所以,没有尸体。”
Sean的手很稳,他直视着这个和自己一模一样的男人,最后还是把枪收起来,半倚着车身,一副准备聆听的样子。
“好好解释一下你的来历。”
“我是Baltimore的 detective,前任的,我多年前就中弹身亡了。藏物之一的John Maelzel的节拍器让我复活了。来到这里之前因为节拍器被人拿走又死了。这一次虽然感觉有些不同,但是我能感受到节拍器还有和你之间的联系,我很确定节拍器在你手上。我命系于此,所以你大可以放心。”
“节拍器?藏物?我从来没听过藏物。怎么证明你话的真实性?而且,你也没说明你是怎么突然出现的。”
“实话是,我不知道我怎么突然出现的,毕竟我当时都死了。证明嘛……”
“嗯?”
“就凭我现在就能干掉你,captain。”
Marcus动作迅速地将Sean牢牢压在车玻璃上,而Sean的手枪不知何时已经到了Marcus的手里。
“所以,暂时合作?”Marcus直视着Sean,晃了晃手里的枪。
Sean最终还是松口了。他之前就察觉有些不对,力量在缓慢流失,现在他觉得自己有点晕,否则他之前也不会收手,还靠到车上。当Marcus靠近的时候,力量流失的感觉更加明显。不过奇怪的是这种情况下他竟然没有一点危机感,好像潜意识里知道这个人伤不了他一样。这个状态实在不合适多做纠缠,看上去只能暂时相信这个男人了。
“放开。”Sean快速地坐到了后排,尽量节省体力。“你来开车,车上有导航,打开照第七个路线走。”那里是Sean的安全屋之一,偏僻,隐秘。毕竟去常住的在警局有备案的公寓,不够安全,也不好解释Marcus的存在。
Marcus虽然有点奇怪Sean迅速转变的态度,不过毕竟是答应了合作,该有的信任还是要给的。而且,在这种能掌控自己的生死的人面前,还是不要太追根究底的好。Marcus挑挑眉毛,坐在了驾驶座上。
眼前一阵阵的黑雾,虽然说是合作,但Sean还是决定尽量隐瞒自己的不适,一方面出于他的骄傲,不允许他示弱于人前,另一方面也是因为他不信任这个突然出现的谜一样的男人。
在开车的Marcus觉得Sean的状态有点奇怪。在一个等红灯的档口他扫了Sean一眼,“captain,你还好吧?你出了很多汗。”
不过,虽然Sean在努力克制,但因为力量持续性流失所导致的晕眩,还伴随着不正常的时冷时热,实在是让Sean有点意识不清了。只能勉强对Marcus的问话做出反应,“让我看看你的诚意。”
Sean昏迷前最后看见的好像是一个……节拍器?
“captain?captain!Sean!”
Marcus伸手推了两下没反应,转头,看起来是晕过去了。满是冷汗,也不知道是忍了多久。不过,都撑不住了也只能信任我了吧。
Marcus按照导航到了Sean说的地方,这地方也够隐蔽的。Marcus非常庆幸这是独栋别墅,不然还真不知道怎么解释两个人长的一模一样,并且其中一个还在昏迷中。
下车,打开车门,拍了拍Sean,还是没反应。钥匙在大衣里面吗?果然。打开大门,回到车边,看着Sean冷汗涔涔的与自己一样的脸,Marcus恶趣味地公主抱着他未来的主宰者进了屋子。找到卧室。
将Sean放上床,脱衣服脱鞋子盖被子。 “给‘自己’脱衣服的经历可真是难得呀。嗯,肌肉不错,就比我差一点。Captain,我可是全套服务了。”Marcus在Sean的胸肌上摸了两把,手感不错,挑眉。先收点利息,别想着免费。
下楼,关上门,从冰箱里找出点能直接食用的,和瓶装水一起用托盘带到Sean所在房间的床头柜上。犹豫了一下,Marcus还是决定打开衣柜翻出睡袍给Sean换上了,并且前往浴室拿毛巾。

祝福2017年好事连连,身体健康、心想事成!

希望跳的坑都能被填完~每个写文的作者都不容易呀。

非典型套路询:

可能多写点长评比任何鼓励都有用。


最不喜欢的大概就是别人问“作者你还更不更了?!”或者“那你什么时候更?”


如果非要我说个时间,其实我内心的答案是,坑了吧。


纪翌:



今天发生了一件特别让人开心的事情。之前发现了一篇特别喜欢的文,我发现的时候作者太太已经坑了四年了……碰巧有小伙伴告诉了我太太的微博,于是我给她留了两个月的言问好,每天都感觉自己很像变态orz。刚开始太太都是已读,后来就开始回复我,今天她突然丢给我一个word文档,我一看是那篇文的结局……

后来想了想,我自己也是一样,一个拖了很久的文终于完结了,多半是因为某个长评和私信。其实写故事是一件挺寂寞的事情,很佩服那些10w字以上连载的太太们。

所以大家如果有喜欢的文千万不要吝惜评论。因为不知道哪一条评论,就拯救了一个坑………………




--------




本来是碎碎念,没想到这么多人回复,吓我一跳。不过评论里有的姑娘说的对,有的太太已经出坑了,还是不打扰是最后的温柔吧。那位太太还在写同样的CP,我真的是写了很长很长的长评才得到了回复呢……差不多写了五千字吧……








不过那些还在连载的文,大家要记得多多鼓励自己喜欢的太太哦!看到评论真的能够获得很大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