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是往昔

【授翻】【Grimm NR】Protectorate by shadowolfhunter(上)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3271652



谁在保护谁?

从Sean 18岁,在他18岁生日后两周凭借有史以来学员中的最高分进入警察学校后,Sean Renard已经依靠自己生活三年了。他坚韧、随机应变、聪明,是一个不服输的人。孤独,就像之前他曾遇到的任何一个问题一样,只是个需要被克服的障碍。

通过警察学校他已成为了一个冉冉升起的新星。以更多的从未有过的高分毕业,拥有了自己的排名,并且选择了Portland作为安置的地点。从一开始他就放话出去,只要wesen们遵纪守法他们在Portland就是安全的。

然后Marie Kessler和他的侄子,接着是协议,再后来超过两个多世纪没现身的最强大的Grimm出现了。而这个Grimm属于他。

Sean只能猜测就他的处境来说他可能有一点点太舒适了。自从他和Nick同时作为队长和警探联合起来,之后Sean和Nick最终滚上了床,一切都平衡稳定。

但没有任何一个会对他当前的情况有所帮助。

Renard是一个强大的wesen,即使他只是个混血的皇室后裔,但是把自己从控制着他的手腕在头顶上而他的脚尖几乎碰不到地面的铁镣铐中解救出来也是不可能的。他已经试过了。

Renard很高大,六英尺四英寸(大概193cm),从被吊着的手腕那里看上面还有相当长的链条,这意味着他头顶上的天花板可能有近二十英尺(6.1米左右),他想这很可能是一座仓库。他试着忽略从他被残忍压碎的手腕那里传来的疼痛,这疼痛正沿着他被过度拉伸的手臂飞速向下穿过他由于支撑全身重量而疼痛的手肘和肩关节。

而手臂的疼痛只是他最小的问题。

在他的胁腹部(应该是指身体两侧)伤口是被反复伤害的,会让他痛苦让他不舒服让他行动迟缓,但只是他身侧的皮肉撕裂,没有伤到要害,他的左腿才是真正的问题所在。即使设法以某种方式解开悬吊着他的链条,他知道他的腿也会成为拖累。三个伤口,一个明显穿透了他的大腿,又一次,只是皮肉伤,没有伤到动脉,但是三两颗子弹击中了骨头,恰好就是膝关节和膝关节上方。对他的脚来说落地将会是难以忍受的剧痛。事实上走出这里,该死的几乎不可能。

他闭上双眼,强行压下疼痛,尝试想出一个把自己弄出这里的计划。

他可行的推测是他的兄弟已经决定把这个Grimm收入麾下,如果Sean消失了那就最好了,但是由于国王——Eric的父亲显然非常不合时宜地(以Eric的视角)找到了他的私生子,并不是说Sean从来没有看到过任何有关这个说法的证据;但是Eric杀死自己的异母弟弟并不会被认同。

Sean不得不尽力想出如何让自己从镣铐上解放。现在他已经被吊在这里有段时间了,思考变得越来越困难了。

他一定是失去了意识,因为接下来他知道的就是,门已经被打开了,而Eric正被扔进来。

“把他放下来。”一个声音咆哮着,充满了如此多的威胁以至于Sean真的畏缩了一下。他从来没有听见他的Grimm如此愤怒,他与Nick的目光相遇了。

他可以看到暴怒、担忧还有爱。Sean为这爱意感到温暖。

他被小心翼翼地从镣铐上放下来。随后的事情也许有点模糊,但Sean完全确定下一秒他被他的Grimm紧紧抱在怀中。

“我找到你了,Sean……你安全了。”他的Nick嗓音中的温暖和爱意向Sean保证他可以安心了。

TBC

明天第二部分附上完结,今天懒得整理完了。


评论(3)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