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是往昔

【授翻 】【Grimm NR】Protectorate by shadowolfhunter (下)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3271652


第十五天Sean在自己的床上醒来,Nick在他的身边。这个更年轻的男人忧虑地检查Sean的绷带还有Sean腿下支撑用的枕头。

Nick绅士地亲吻了Sean的额头,这是个惊喜,当他的爱人宣布他正在准备早餐,他听之任之,选择去评估自己的身体。他的手腕疼痛着,用柔软的纱罗织物绷带和某种药膏包扎着,大概是因为擦伤,他没确认。他的肩部和手肘任然僵硬着,但这在预料之中。他的身侧仍然疼痛,但比他曾经设想的好多了,两个相当大但只是普通的绷带,在前胸和后背,没什么难处理的大问题。他有快速康复的优势。

他的腿,就不是那么好了,大腿被重点包扎着,而他能感觉到绷带下的缝线。他的膝盖真的困扰到了他,某种厚重的支撑物就裹在膝盖下方,Sean可以感觉到包覆物下面的金属,在他膝关节下方几英寸处以另一个包覆物收尾,某种精妙的器械在柔软的绷带下面在支撑用的包裹物下面。这整个事物就在防止他在床上移动的至少有四个的枕头堆里。这处的损伤糟糕的多,他意识到即使有快速的恢复力痊愈也将会是好几周的事情了。

好一会儿,Sean仔细思考他目前的固定情况属于哪一种,带着几分谨慎地注视着床边斜靠在墙上的拐杖,考虑着在没有帮助的情况下独自到卫生间的可能性。自尊心和现实交战中。最终,现实操蛋的一拳KO了他。没有Nick他压根碰不到自己的脚。

“Nick。”

“嗨。”他的爱人出现在门口。

忽然感到张口结舌,Sean脸涨得通红,挥舞了一只手含糊的示意身体需求。谢天谢地,他的Grimm也脸红了,他明白了。他动手帮助Sean在拐杖的协助下挪步前行。

早餐是Nick特制的的炒蛋,对Sean来说这是某种玩笑,毕竟他的Grimm厨艺距离完美也就一步之遥。他们可以放松的享受这一刻,Sean感觉被幸福和爱护拂过周身。

他不习惯于被保护,这是一种新奇但是并不讨厌的感觉。

Nick移走了托盘,“我要去工作一段时间,Monroe和Rosalee很快就会赶到这里,他们将会照看你直到我能回来为止。”

Sean微微皱眉,“我很好,这没有必要。”一个表情从他的Grimm脸上一闪而过,非常像是恐惧。

“拜托。”这个请求是非常朴实的,而Sean让步了,这是他们之间的事。这链接是牢固的,而他不再是独自一人了。习惯这个不太容易,但如果让Nick开心的代价是接受来自狼人和他的狐妖伴侣的帮助……Sean点头。

“好吧。”

Nick脸上绚烂夺目的笑容证明这是值得的。他的隐私和尊严对他来说价值连城。但是那个笑容。那是无价的。

他一定是又睡着了,不舒服的醒来并感到晕眩。有着修长手指的手轻柔的抚过他的额头,某个人从背后把他扶起,抬起他的头,然后说“喝点这个,”他认出了这个声音,即使他不能真正说出确切对应的名字。他喝下了被放到唇边的茶,然后他被协助着躺回他的枕头堆。

几个小时后他醒来感觉有点反胃,一阵勾人食欲的香味从厨房传来,他又忽然觉得饿了。

午餐包括Monroe的冬南瓜汤(就是那种黄色的长南瓜)和所有的花色配菜,还有派,樱桃的,是Bud妻子的心意。在Sean吃完之后,Bud帮助他再次去了卫生间。

他太累没有精力去提问为什么一个水獭怪在干保姆的活,而且他稍微感受到了能淹没他的充满关怀的关注。被帮忙躺回床上,他疼痛的脚再一次被枕头们支撑住,从Sean脑中冒出即使是孩童时他也没有拥有过如此多的关心。

在Monroe午餐时递给他的药物终于发挥效用的时候,他有一瞬间感到彻底的悲哀,而后他再次坠入梦乡。

一阵窃窃私语吵醒了他。外面已经黑了,Nick站在床边和一个年轻可爱的鼠精说话。Sean隐约记得对方给曾他测过体温,但他不能确定当时的具体时间。

“Nick。”他慵懒地咕哝着,为看到自己的爱人而愉悦。

直到某天Nick Burkhardt在他的队长臂弯中醒来,他将会认为自己送一个相当孤独的人。这是即使和Juliette恋爱的痛苦挣扎中,也总被Nick隐藏的事。

直到遇到Sean Renard。

Nick并没有花费太多时间把这个联系起来。在许多方面Sean Renard只是就像他一样。

Nick并不全部赞同Sean做的事,但他意识到做出每一个决定是出于关心,而且作出决定并不轻松。有时候Sean做的事源自于深深埋藏在他过去的疼痛。

有时候Sean做的或者决定的事情治愈了Nick的某些冷漠和被损害的部分。这让这个年轻的Grimm耗费了很久去治疗Sean的某些伤痛。

他很了解他的爱人所以知道Sean困惑于从那些通常被算作Nick朋友的wesen那获得的关心。这也曾经有点困扰了Nick,直到Monroe和Frank解释清楚。

Nick对他们很重要,作为一个公平公正的Grimm,而Sean是他们的守护者。Nick和Sean对于Portland持续的和平至关重要。

照Rosalee的说法,这是毫无疑问的。

保护他们拥有的是更好的选择,对比有可能在某些有残忍无情动机的陌生皇室手下变得非常糟糕。

Nick是朋友,,以此类推,Sean也是。来自Bud的说法,他似乎已经克服了每次提及Sean的统治地位就畏惧的欲望。

很晚了,Nick帮助他受伤的爱人再去了一次卫生间,他忍不住感到一点庆幸Sean还没有看到起居室。如果冰河时期降临Portland,他们显然已经准备好了各种毛毯和几套漂亮的手工编织的床单床罩,这里也有足够一个小型军队度过几个月是充足食物。(应该是指起居室堆满了其他wesen送的食物和礼物。)

Portland是在一个守护者治下的受保护地,但有时候Nick会怀疑究竟是谁在保护谁。

END

评论(8)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