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是往昔

[授翻] 【Grimm】 Restraint by shadowolfhunter part2

第二章 In Hiding 躲避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9267698/chapters/21005462

    Sean回到了Portland。Nick正在等待最终结果,但这没有出现而他对此很困惑。Monroe和Rosalee非常不乐意他出现在任何靠近Sean的地方。当他找出原因的时候Nick感到惊骇又困惑。

    Sean真心实意地感谢Monroe和Rosalee为他所做的一切。在第一次Monroe提及Nick而Sean近乎恐慌的灾难性的那天过后,他们避开了一切关于Burkhardt或者市长或者辖区或者任何可能涉及到Sean过去的话题。其他的禁忌话题是Sean遭受了什么。Rosalee治疗了淤青、烧伤、鞭痕、奇形怪状的割伤、扯裂的脚趾甲、一道在Sean右大腿根部的刀伤甚至已经感染了。Sean的两只手由于长时间被过紧的手铐铐住导致了神经损伤。他将来很可能再也不能拿枪了。他所能设法完成的就是拿稳一杯咖啡或者他的餐具。他掉落了许许多多的物件,为此他频繁地道歉。(译者:剧里提到Sean的枪法一流。心疼captain,嘤嘤嘤)
    这让Monroe气馁, 但他知道这个男人被折磨了,他正在用自己所能的唯一方式应对着。实质上就是什么都没干。Rosalee尽自己所能。但是一个最大的问题是让Sean直视他们中的任何一个很困难。
Elizabeth到来了,她如何知道这件事对Monroe来说是个谜,但一年多前她及时出现在她儿子死亡的时刻,所以他猜她有她自己的办法。而且Sean是他的儿子。当Monroe看到她眼里的泪水,他可能拥有的对一个非常强大的女巫的存在而产生的恐惧消失了。她拥抱了他和Rosalee,热情有礼地,并且承诺只要他们会照看好她的Sean可以满足他们任何的需求。
    无论有没有这个承诺Monroe都会这么做的。Sean做了很多坏事,但是Nick和他们的团队也不是完全没有过失的(除了Hank和Wu,他们从来没有真正对前captain做过什么),Sean罪不至于被移交给他残忍的表亲——在所有对争夺Frederick的王权可能的原告中他是完全被Elizabeth引起的次要战斗分心的人。
    Elizabeth清算她儿子的所有资产,把它们过户到某些Monroe和Rosalee也有使用权的的秘密账户上,Sean的资产太过一团糟难以处理而且被大众所知,即使现在也是没人想要冒的风险。Elizabeth聪明地经营着所以她从来没有被Sean以前部门的人看见过。她已经度过了自己生命中的四十多年,而她的孩子任然还活着,Monroe和Rosalee都对她的能力非常印象深刻。
    这个森林中黑暗又令人毛骨悚然的小屋,是Nick第一次抓捕谋杀了小女孩的狼人的地方,自从那个狼人死亡之后就一直空置着。Elizabeth通过数个黑中介得到了它,用Sean生命中残存的信任把它放在了Monroe的名下。现在在桥的尽头设有大门,土地被栅栏围起,一个负载的摄像头网络,还有一系列Elizabeth布置在周围保护这片土地的咒语。
    自从他被送到到Monroe和Rosalee那里,第一次Sean昂首站立。Monroe觉得他几乎能感受到曾经的captain的残魂。但是Sean Lascelles不再是曾经的Renard了,最大的证据就是换上了他母亲的姓氏。可以肯定的说无论Sean曾经怀有什么样的野心都已经在他表亲的地牢内燃烧殆尽了。这标志着另一个第一次,第一次Sean真真切切地直视了他们。
    他仍然英俊,那些出现在他的脸颊和另一边额头的伤疤是他的巫化标记,很奇怪但并不真的使他的容貌逊色。但是Sean不能完全隐藏的恐惧和痛苦无论如何都让Monroe心碎了。
    这座小屋在森林边缘,当Sean恢复力量,上千英亩的树木可供他漫步其中避开人群。这是与世隔绝的,合适当前这种情况。当他过去的生活找上门时,他刚刚迁入。


    Nick有几分知道Sean Renard回到了Portland。这在某种程度上困扰着Nick,但是没人看见过对方。Nick对Monroe和Rosalee有所怀疑,但事关Sean,而把他交给Viktor是一个他真心不愿意向他们提出的敏感的话题。这不是说Nick不是他们的密友,他是。只是当涉及到Sean的时候Nick没办法跨过这个坎。
    时间飞逝,任然没有人见过那个半巫,Nick不得不承认这次他很好奇。没有人见过Sean,如果他正在策划什么事情的话,已经好几个月了。
    又几个月过去了,Nick决定他必须要知道个中情况。


    当他们正在等待一个Monroe的线人确认医学关于Nick的某个案件信息时,他决定提出疑问。
    “所以……Sean。”他说。
    Monroe回给Nick一个平静的目光。“他怎么了?”他没有否认,Nick注意到,实际上Monroe声音中一定程度的冷漠和命令让他惊讶。就像这样,“他什么都没做,就让他平静地生活吧。”这一次Nick没有弄错这股冷漠。
    Nick阴沉着脸,“什么都没做?认真的?”
    Monroe盯着Nick。“老兄,你是真的想要去那里。”
    Nick坚定地点头,“我确定。”Monroe语气中的坚定让他有一点惊讶。
    Monroe叹气,低头沉思了一会。Sean现在已经好多了,强壮多了,但即使他的身体好多了,他的心理状态仍然相当危险。而那不是Nick能看到的。Monroe相当确定Nick从来不把他的前captain当做是一个有感情的人来看待。
    但是他们不可能永远无视这个。Nick知道Sean回来了,而这可能是一个让一切结束的最好机会。
    “这个晚上?”
    Nick点头,心满意足地。
    只是一个Grimm去查证一个威胁,没有其他了。(译者:既然这样,你为什么还要强调?)

    当他认出这个很久以前的小屋时他很惊讶。如果Sean在躲藏,这么做是合理的,但这仍然是件让人惊讶的事情,他怀疑那个他认识的Renard真得会想要这种地方浪费如此多的时间。
Monroe率先走上前,真心希望他没有把Nick带到这个地方来。至少不是现在。Monroe在某种程度上被自己吓到了因为他发现他希望那是永远不。
    他敲门,一两分钟后Sean打开了门。感到非常窘迫的,Monroe说:“惊喜!”
    Nick抬头看。一个高大强壮的身影站在门内,戴着兜帽穿着一件厚卫衣,还有牛仔裤。从这个男人身上流露出一波波的紧张,但是他从打开的门口退回去了,Monroe走进去,Nick紧随其后。因为这里古怪的气氛,他也没有看到Sean的脸,有些事情确实不对劲而Nick对此毫无头绪。
    现在是晚上,很暗。一把椅子上有盏灯,还有一本书,但是Nick撤退到了壁炉(这个房间里唯二的光源)另一边的椅子上,还把自己缩进椅子里,Nick明白了他之前感觉到的气氛是恐惧。
    Sean在害怕他。
    Nick选了灯下的扶手椅,而Monroe把自己安置在他们之间的小沙发上。当Nick试图找点什么来聊的时候沉默滋长。
第二章完

评论(5)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