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是往昔

[授翻] 【Grimm】 Restraint by shadowolfhunter part3

第三章  Fight or Flight 斗争或逃避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9267698/chapters/21005462

      他们在同一个空间内但是Sean沉默着,而Nick只是不知道该做些什么。他甚至不能让这个他认为自己怨恨的让他周围一切破碎的男人正视他……



      上帝呀,这可真是尴尬。Nick试着说点什么,但是他的对手用十万分的沉默和静止在他脑子里的每一个问题能蹦到他的嘴边前干涸了它们。Sean似乎正在试着缩小他自己。他的手臂折叠成一种Nick从来没有从Sean Renard身上看见过的类似防御的姿势,这个高大的男人把自己缩在他穿的连帽衫中,他的袖子被拉下来遮住他的手,兜帽向前拉起。这个男巫藏在阴影中,Nick甚至不能看见他的脸,更别提交流了。
      “为什么你回到这里?”这是他唯一能想到可以说的问题,它冒出来地太粗暴,所有的错误、非难的、他可能还暗示了指控,但是Sean缩回了椅子,呼吸变得有障碍,紧张的气氛开始漫延。
      “我想我们需要离开了。”Monroe说道,语气中包含着歉意和凶狠。Nick很想说不,但他不能把自己的眼睛从那个阴影中的身影上撕扯开,“现在!”Monroe说,坚定不移地,他已经站起来了伸出手抓住Nick的手臂,然后Nick就站在门外了。“等一分钟。”Monroe说着然后门在他身后被关上了。这看上去就是结局了。
      Nick在外面走神了一下,不想走回车子那里,茫然的、挫败的、焦躁不安的……他回头看向小屋,他的呼吸梗在了喉咙口。
他不知道他在期待什么,但是当Sean经过小屋的窗户,他的兜帽被放下来了,自从好几个月前把Sean给了他的表亲之后这是Nick第一次看见他的脸。
      巨大的疤痕,某种烧伤横跨了Sean的脸颊,几乎从他的左眼下方到下颚,当Nick看到的时候愤怒涌到了Nick的喉咙口。看到疤痕并且知道那是巫化后的脸颊。在他的脑海中的疑问是什么样的对Sean的能力的影响让他去woga。他看到的一切背后的暗示让他感到恶心。Nick转过脸依靠着最近的一棵树贡献了他的午餐。

      他们几乎沉默地开车返回。Nick有一千个强烈的问题伴随着害怕问出这些问题的恐惧,他想要更久地保持他的愤怒,但是他的道德心正在谴责他的灵魂。Monroe一反常态地安静,但即使是Nick也能感受到他的怒火。
Nick试着开口,“我……”
      “这一切并不只是为了你,Nick。”Monroe在愤怒,但他也一样在悲伤。为他参与其中的部分悲伤,为他们从没有为了Sean试图在一切开始前阻止这一切发生而悲伤。并不是没有机会去阻止。现在Sean已经被过度伤害了,而他本可以成为一个友军的。
      “真的吗?”仍然有点情绪在里面,Nick仍然觉得有正当的理由反驳。“在Sean做了这一切之后?”
      “我们曾经有机会。”Monroe自顾自点头。“事实上不止一次机会,而我们什么也没有做。在Jack事件后他吓坏了,而我们只是把他留在那里忽视他。他感到无力和被抛弃,所以他转身走向他认为他想要的,因为我们从没有伸出援手。”他把车停靠在路缘边,转身面对Nick。“我知道他曾经做了很多坏事,我也知道为这一切你不应该去原谅他,但是他现在已经破碎不堪了Nick。你的良心还在吗?”
      “Adalind,Kelly……”
      “对,那很糟Nick,但是Diana是Sean的,这里还有更重要的,而你知道这个。”Monroe叹了一小口气。“你曾经停下来去猜测如果Sean曾经对抗过他们,他们会对他做什么吗?他认为他一直是独自一人。他认为没有人站在他那边而他也没有什么能够失去的了。而我们做了这个,Nick。我们让他感觉到好像他一无所有。是的,这是悲伤的愚蠢的而他本不应该那样做,但是你就不能在自己身上找出一点点怜悯给他吗?”
      Nick的问题脱口而出。“他们对他做了什么?”
      “重点不是做了什么,而是谁做的,Nick。”Monroe吞咽,他知道这会伤害Nick,但是仍然,他需要知道。在事情变得糟糕之前,他们需要找到某种方法去切开这脓肿。“他没有告诉我们多少,但是Tavitian把他救出来的,他告诉我Viktor有一个Grimm。”Monroe停顿一会让Nick消化信息。“我不需要知道发生了什么,只这个Grimm就是我们wesen传说中的噩梦。”
      Nick把两根手指抵在脸颊下,Monroe退缩了。“是的……”他不能说出更多的,而一仓库的灵魂感到作呕。他努力抑制住上涌的胆汁。
      “我需要知道他不准备对抗我们。”他确实,他需要再次确保。Adalind也是。
      Monroe沉下脸,他的眼睛闪过一抹红色。“真的吗?你看到了他的样子,而你要去质问他。”他摇头。“老兄。”
      Nick甩了甩头,他需要彻底想清楚这个。“谢谢你载我,Monroe。”
      Monroe点头,现在没有别的可说。

      Nick在接下来的几天不时地思考。在他的脑内有一个无尽的循环。每样事物持续碰撞,而他真的不知道该做什么,除了他必须再次回到那里。
      他发现自己开车赶到了小屋,这次独自一人。他也许都进不了们,但他需要解决这个,也许之后他可以得到一些答案,一些关于为什么Renard做了那些事情的理解。
      他把车停在桥上,穿过大门,现在是非常早的清晨,而就Nick所知,Sean从不离开这片森林,所以他应该在这附近。Nick走过去敲响了门。寂静。以防万一他再次敲响了门。没有回应,当他准备返回时他听到一个鬼祟的脚步声在他身后。他猛地转过身。
      Sean正站在那里,六英尺(183cm左右)远。他的兜帽戴起来了,阴影遮住了他的脸,隐藏了Nick知道存在在那里的恐惧,但是他的袖子被推上去了,现在Nick意识到对方的双腕上都有支架。Sean的双手空着,手指微微蜷缩,挡在他的身前。他的姿势流露出恐惧,Nick想要移开让Sean安心,但是除非他们能结清他们之间的事情,他不认为他能在自己身上找到能重新向Sean保证的办法。
“我需要知道你准备做什么?”他试着保持他的语气,但它带着几分指责的意味被说出来,而Sean退缩了一下。Nick从不想要这样,他从没有想要被害怕,无论发生了什么他从没想过Sean Renard会害怕他。
      但这很清楚,这个成年男巫不止害怕,他实际上吓坏了。
      对Nick,对Nick可能做的事情感到恐惧。
      那个瞬间Nick也想到了他挡在Sean和门之间,而这在增加Sean的焦虑。他移到一边,Sean快步越过他进入小屋。Nick转身预计门已经关上了,但它半开着,仅仅有最微小的可能性这是一个机会。
      Nick准备抓住它。
      他转身追随Sean进入了这个小屋。
第三章完

评论(4)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