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是往昔

Valcan生理(KS 坑)part1

去年写的文,本来想写完再发的,结果后来一直没动。更新不定,坑,可能只有part1。
如果还会更新,会写mpreg,会有spones暗示有好感,雷者慎入。

舰桥

扫一眼……再扫一眼……
嗯……还是再扫一眼好了。
“Captain Kirk,请问有什么问题吗?如果我没有弄错的话,在过去的7.35分钟内,你一共看了我37次。”
【哦,该死的】又是这个表情……微微倾斜的头,带着疑惑注视着我的巧克力色眼睛,还有微张的性感嘴唇,这TM的简直就是犯规。
“哦,得了吧,Spock。我没事怎么可能一直看你呢。何况你在工作的时候背对着我,你怎么可能发现我在看你。这不合逻辑!一定是你的错觉!”
“Captain,很高兴你也学会逻辑得分析了。如果没有问题的话我就继续工作了。”Spock微微挑高一条眉毛。
“当然没有问题,Spock你去忙吧!”Jim随意地挥挥手。在不引人注意的角度磨蹭了下两条腿。【真TM性感】


餐厅

“嘿,Bones!”
Jim端着餐盘,坐到了医生的对面。
“Jim!你需要多吃蔬菜!要知道过去的一个月里面你重了3磅!” Bones皱着眉,有些暴躁地抱怨道。
“哦,Bones,放轻松!我会多做点运动的。而且汉堡里有蔬菜,薯条不也是蔬菜做的嘛。”
“哼!和你那飙升的体重说去吧!”
Jim大口吃着汉堡,带着那种蠢兮兮的笑容——出自医生之口。
“说起来,Bones。你最近有没有觉得Spock有点不对劲?”一边和汉堡做斗争,Jim一边问着医生。
“不对劲?得了吧,Jim!那个绿血哥布林就没有正常过好吗!他是一个混血!生理指标完全——按照那大地精的说法——不符合逻辑!”
“不是这个!我是说,你没有觉得怪怪的吗?他今天居然说发现我看他37次!除非他也在看我,不然怎么发现的?”继续和薯条奋斗。
“Captain,严格来说,是7.35分钟内,你一共看了我37次。”
“哦,真是够了!”医生翻了个白眼。
“Spock!你也来吃午饭?”Jim一脸惊喜状。
“Captain,”Spock挑起一条眉毛,“我认为在阿尔法班次结束之后适当补充身体所需是符合逻辑的。”
“哦,当然了,Spock。坐下来一起吧!”Jim露出仿佛中了一百万的笑容。医生默默撇开了头,一副我不认识他的样子。
点点头,Spock放下餐盘,优雅地坐在了Jim旁边。
“你确定你没有不舒服吗?Spock?”
“McCoy医生,我很健康。”Spock挑起眉毛,没有中断进食。
“如果我记得没错的话,你平常就吃一份。但是看看,今天你点了一份汤还有一份沙拉——大份的,居然还有一碟坚果!还是说你今天去拯救世界了?!”
“McCoy医生,我没有拯救世界,世界也不需要我去拯救。并且,这些食物是根据我身体所需去获取的,符合我的需求,这是符合逻辑的。每天身体所需有些不同的,因此每次获取食物的数量和种类不同是符合逻辑的。”
“天哪,听听!多么符合逻辑!问题是这也完全不能解释你大象一般的食量!你个满口逻辑却一点也不逻辑的绿血尖耳朵瓦肯!”医生气呼呼地,紧皱着眉头。
“McCoy医生,我不是大象,当然,我判定这是你的一个夸张的比喻手法,用来表明我的食量很大。但是这些食物喂不饱大象。并且如你所说,我是个瓦肯,瓦肯人是遵循逻辑的。”
“额……Spock,那个……”Jim挥挥手,想引起两人的注意。
“McCoy医生,你的担心是不必要的,我很健康。”Spock擦了擦嘴,“Captain,你有什么想对我说吗?”
“额,你这么快就吃完了?额,我是说……叫我Jim,现在不是工作时间不是么?也许我们可以聊聊?关于你认为的我看了你37次什么的。”
“如果你希望的话,Jim。”凝视了Jim几秒钟,Spock妥协了。“关于我表达的你在7.35分钟内,一共看了我37次这件事,聊聊是没有必要的。鉴于我1300时还有份报告需要书写,请允许我先离开。Jim,McCoy医生。”
冲医生和舰长点了点头,收拾好杯盘,Spock挺直脊背姿态优雅地走出了餐厅。
“他就这样离开了?!”
McCoy看着Spock依依然走远的背影,回过头冲Jim低吼道:“他肯定有哪里不对劲!Jim!你在听吗?Jim!!”
“哦,哦,当然,当然。我只是还没有反应过来,他叫了我Jim!哦不是,我是说,我早就说过,他不太对劲。他居然发现我在看他——当然我的意思是,他弄错了——他肯定发现不了,但是他发现了,你懂得的,Bones,这肯定不正常。”Jim皱着眉头一脸严峻,不时挥舞手臂,碎碎念:“Spock刚刚还拿了那么多食物,还全吃完了。当然,他吃素,多吃点也没什么……哦,当然,暴饮暴食也是很不好的。不过,胖一点也没什么,Spock他太瘦了你不觉得吗?当然……嘿!Bones!Bones!嘿,等等我,别走这么快啊,Bones!”
McCoy一脸受不了的样子,收拾好大步走出餐厅。Jim匆匆赶上去。
“等等我啊!Bones!你不是也很赞同我的观点吗?Spock肯定是哪里不对劲啦!那么多食物都吃完了,还吃那么快。Spock平时吃饭也差不多这么久,但是Spock他今天吃了不止一份食物啊,所以说,Spock一定是加快了用餐速度。他为什么会做出这样的改变呢,我想一定是因为Spock他……”
紧随着McCoy,Jim也钻进了电梯。
“够了!Jim!”McCoy回头制止了Jim,一脸的生无可恋。
“前去医疗湾”
“Spock,Spock,Spock!Jimmy boy,你知道就这几分钟,你念叨了多少Spock吗?能不能暂时不要满脑袋都是你的大副?这个该死的绿血哥布林!该死的!”


医疗湾
“好吧,Jimmy boy,现在让我们好好谈谈你和你的那个尖耳朵大地精吧。”McCoy走进办公室,招呼Jim进去。
“说说吧!鉴于你那好像变成复读机,不停念叨Spock的症状,我觉得你很需要一点医生的建议。”从柜子里找出一瓶罗慕兰麦酒,McCoy倒了两杯,推了一杯给Jim。
两手捧着杯子,Jim 有点不安。“你在说什么啊!Bones。”Jim眨巴着湿漉漉的狗狗眼,一副我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
“哼!都快成复读机了还给我装!你继续装啊!干脆变成复读机好了!”医生大大喝了一口。“我只知道不光你的大副不对劲,你也很不对劲!你在紧张,你在焦虑!对那个绿血妖精!”
“可是……Bones,Spock似乎……似乎不太好……你知道的,他失去了母星还有母亲,但是我还刺激他失去了代理舰长的职务——我有时候觉得真是——oh shit!”
Jim懊恼地低下头,狠狠喝干杯中里的酒。
“Jim!那不是你的错!你拯救了他的另一个母星!也拯救了他的父亲!他理解你,信任你!这就是为什么他会和你并肩作战成为你的大副、你的科学官!对自己有点信心。”
拍拍Jim的肩膀,医生给他倒上酒,然后是自己。
“Bones!我没办法……我没办法不这么想。他根本没有时间去调整就面对战斗了!很可能还没有走出伤痛他就和Uhura崩了!我有时候觉得我简直就是个混蛋!
“哦Jim……看看我发现了什么!”医生高高挑起眉毛。“我们那个James T Kirk?嗯?你什么时候已经狂妄到认为星球毁灭都是你的责任了?你又不是救世主!”
一口干掉,医生继续给自己倒了一杯。
“你没发现你对你的大副太富有责任感了?他没有时间调整和他与女朋友分手和你有什么直接关系吗?你的内疚心理很奇怪。你真的只是因为觉得自己害他失控让他丢人?!”
“当然了!怎么说我当时的手法都有一点点不光彩么……”
Jim啜了口酒,眼神有些闪烁,还是努力做出一副我是道德高尚、关心船员的模范舰长的样子。
McCoy用一种我已经看穿你、你就不要再嘴硬的表情看着Jim。
“哇~道德感爆棚的舰长嗯?”
“啊!Bones!你干嘛又扎我!”Jim惊地跳起来!医生已经快速后撤并且收回了手中的注射器。
“放轻松!只是普通的抗过敏药物。以防万一你在把你那尖耳朵大副弄过来做全身检查的过程中发生意外,我想那就不妙了不是么?”
医生挑着眉,一副你难道不想这么干的表情。
Jim的眼睛亮晶晶的,然后露出了像阳光一样灿烂的笑容。
“哦Bones~~ Bones~~~~你真是、太、太、体贴了!我爱你!等我的好消息吧!”
用力拥抱了 一下McCoy,Jim斗志昂扬地小跑出了医疗湾。
看着Jim欢快地离开,McCoy扯出一抹有些僵硬的笑容。
“哼……该死的小混蛋……”
举起杯子才发现没酒了。【该死的瓦肯】

大副卧室
Spock坚信自己像曾经众多的其他瓦肯人一样理性而富有逻辑——即使是在遭受了一系列可以被地球人类称之为不幸的事件之后.
像往常一样,Spock在阿尔法班次之后去餐厅补充能量。并无意外地遇到了McCoy医生和Kirk舰长。
【一切都和平常类似,医生依然喜欢争辩,当然最后我用逻辑的辩论说服了他。虽然出于医生的职责,对我的饮食表示关注是符合逻辑的。而舰长则表达了强烈地希望我称呼他为Jim的需求——鉴于不是工作时间,而且满足舰长的需求以提高对方的工作效率是符合逻辑的——我同意暂时称呼舰长为Jim。】
写完报告并确认没有问题后,Spock回想了一下今天的表现,决定略微放松一些,鉴于现在已经在私人空间——也许用一个淋浴代替声波浴是不错的选择。
打开衣柜,取出一套冥想用的长袍和内裤浴巾,然后Spock开始脱制服。

评论(5)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