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是往昔

【授翻】【Grimm】 Restraint by shadowolfhunter part5

原文地址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9267698/chapters/21005462

第五章 Reaching Out 援手

      Nick决定尝试帮助Sean,但进展并不顺利。

      Nick有许多需要考虑的,还有一大堆工作,所以他把这件事放一边了好几天。灵光一现,Nick想也许Sean会乐于见到他女儿的到访,还有Adalind的,呃也许。有她们作为他和Sean之间的缓冲也许也不是个坏主意。
      他开车去那里的时候正下着瓢泼大雨,Adalind做在副驾驶位置上生闷气。她真的不想到任何地方去靠近Sean Renard,Lascelles,或者其他什么的这些天他自称的。她就这么说了。(译者:你做过的事情也没比Sean好,现在觉得自己洗白高人一等了?)Diana想见她的爸爸,她并不关心为什么他住在这个小屋或者为什么他们在这里,就只是他们来到这里了。
      他们走到门前Nick敲门。正在下着倾盆大雨,Renard不太可能外出了。脚步声朝着门口来了,然后停下了,Nick可以听到某种不安的曳步,倒吸一口气,然后脚步跑起来逃离门口,一声后门被甩上的巨响,在Nick及时赶到拐角处前,他瞥见Renard逃离的背影。
      Adalind自顾自安静而得意地笑着,她有需要保护的孩子们,而她可以嗅到Sean的恐惧。很好。是时候他应该害怕她了。(译者:想剐了Adalind,顺便给编剧寄刀片。)

      这里没有任何追上他的提示,Nick不知道Sean往哪边跑了,像那样恐慌地逃离,Sean一定吓坏了。在这种情况下Nick永远不会被允许靠近他的。Nick无声地咒骂,他努力想让事情变好,而Renard表现得就像这毫无意义。他关上了后门,没必要让让雨落进来,走回到前面去见Adalind和Diana。
      Adalind给了他一个不耐烦的表情,“那么?”她问。
      Nick双手大张一副不明所以的姿态,“我不知道为什么他要跑,也不知道他去哪儿了。”
      “所以我们能回家了?”Adalind已经转身坚定地朝车走去,Diana不情不愿地跟在她身后。
      Nick想要留下,不管其他,Sean离开的时候只穿了他之前在屋子里穿的衣服,考虑到这个天气情况Nick非常怀疑它们的作用。所以他徘徊在森林里,这不是件好事。但是Adalind很坚决,而Sean是个成年人,对此Nick没有多少能做的。他放弃了病态的仁慈,它们回到了车上。

      Nick把他们带回家,然后拨号给Monroe。
      “你什么?”狼人的语气毫无疑问地暴躁。
      “他跑开了,Monroe。”Nick解释,“他是个成年人,他四肢健全而他就只是跑走了。我应该怎么办?!”
      “哦,我不知道……也许,不要和两个女巫同行前去那里?我告诉过你他不能……”
      Nick又一次感到恶心。他从来没有像这样想过,只是想也许Sean可能因为他女儿的出现得到一点慰藉,也许,他们甚至可以得到一个机会让Nick可以为不知道怎么就伤害了Sean的事情道歉。也许他可能有机会以此为缘由,他可以原料Sean过去所有的罪行。

      “也许我应该发布一个APB?(应该是指all-point bulletin,全面警戒通知)”Nick自言自语。
      “什么?不!还记得上次怎么发展的吗?这会让事情变得糟糕一千倍。”听上去Monroe正在打包他的东西。“我们必须再回到那里找到他。”
      Nick真的难以想象在暴雨的森林中闲逛,但Monroe的口气含着某种“你欠我”的肯定,而Nick确实欠了他。

      Sean停止奔跑,上气不接下气,他受损的身体承受不了更多的压力去继续了。现在雨下得非常大,Sean的长袖运动衫和牛仔裤完全湿透了。他很冷,开始发抖,他受损的肺吃不消了。他喘息了一会然后转身。也许现在他们已经离开了,他可以溜回去,进屋把自己弄干。如果他们仍然在附近,如果他能避开窗户也会没事的。他开始拖着沉重的步伐返回小屋。

      Nick把车停在桥上他几小时前停过的地方。雨一刻不停地下着,Nick的满心恼怒化作了满腔担忧。无论真相是什么,Nick仍然对这一切都很困惑,Sean Renard已经被折磨了,他的健康受损了而他跑进大雨里还明显没有穿上任何保护性的衣服。
      小屋一片黑暗,但Nick还是敲门了。没有回应,而当他准备离开的时候他的Grimm超级听力听到了一点动静,从小屋内部传来的。Nick伸手试了下门把手,门没锁,举着枪,他推开了门。
      没东西迎面扑向他,然后另一个声响,似乎是从后面传来的。Nick朝着卧室前进。
      一件湿透的帽衫还有牛仔裤被丢在地上,Nick绕开它们,他的眼睛盯着床上蜷缩在被子里的人。
      Sean烧得厉害,他挣扎着呼吸的时候发出喘鸣声,Nick找出手机,祈求有信号。他联系了救护车,然后是Monroe。

      狼人在第二声铃响的时候就接听了,“Nick……”
      “他在这里,Monroe,我认为他真的病得很厉害。”没有多说一个词手机就被Rosalee接过了,Nick仔细听着Rosalee的指示。向她道谢,然后挂断电话。
      他把被子拉高一些,盖住还在发抖的半巫,“坚持住Sean,救援已经在路上了。”当颤抖的手指轻抚着伤痕累累的脸颊的那一刻,Nick希望他的半巫不要死。(译者:莫非只有生死关头,才会真情流露?怎么忽然Sean就成了你的半巫了……)

第五章完结

评论(3)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