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是往昔

Sasha的奇妙之旅 1

(慎入!有穿越,OOC,挖坑不一定填坑)


哔……哔……哔……哔……

呼……呼……呼……呼……

这是什么声音……sasha迷迷糊糊的想。

呼…呼…呼…

好像是…呼吸声?

哔…哔…哔…哔…

这又是什么声音……

闹钟?还是手机?试图睁开眼睛关掉噪音继续睡。sasha却发现动一个手指都难,这是怎么了?

哦,神呐……难道这就是宿醉吗?不光头疼欲裂,还浑身上下都痛,好像跑了好几次马拉松,他浑身发软毫无力气。

sasha尝试了几次,只觉得耗尽了力气还是睁不开眼睛动不了手指,他惊恐地猜测是不是他酒精中毒或者不幸发生中风了。

“嘿,Sean,Sean你醒了吗?”忽然感到手被抓住,sasha一惊又有点高兴自己还有知觉,不过Sean?这是什么情况?做梦?!记忆混乱?!借尸还魂?!

“Nick,不用太担心,Sean这是好转了,你伤得也不轻,多休息早点恢复才能照顾Sean。这里交给我吧。”

Elizabeth温柔但是坚定地看着Nick,直到Nick退让,“我去休息,Sean如果清醒请一定通知我,妈妈。”

“当然了,Nick。现在好好去休息吧。”

有些沉重的脚步声消失了,大概是哪个称呼自己Sean的男人离开了。

有一会儿只剩下仪器一成不变的机械的哔哔声还有沉重的呼吸声。然后Sasha感觉有人靠近他,温柔地抚摸他的额头。

“我亲爱的小羊,一切都会好起来的,现在只是休息吧。下一次你就会有力气了。”

Sean感觉有人凑在自己的耳边低语,他无法阻止自己的意识向更深的黑暗沉落。

Elizabeth用目光细细描画自己儿子的面容,替Sean整理好被子。她在Sean的额头印下一吻,“我一点也不怀疑你会好起来的,你可是我的儿子。”


Sasha在熟悉的噪音中醒过来,惊喜地发现自己没有成为植物人,他今天虽然耗费了不少了力气,但是终于睁开眼了。

这似乎是医院?sasha看到了噪音的来源,是呼吸机和其他的监控设备。但是他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为什么自己会在医院,难道真得喝得酒精中毒了?

他试着移动自己,但是没有成功。这么都没人陪床?就算爸妈不在,连他的助理也不在吗?医疗剧那么多进进出出的护士医生难道都是骗人的吗?

“Sean,今天感觉怎么样?Nick在休息,今天我是受他所托来照看你,希望你不要太惊讶。”

来人絮絮叨叨了几句,结果一眼就看见床上昏迷了几周的人正看着他。

沉默,两个人互相看着对方,Sasha眨了眨酸涩的眼睛,心里奇怪这个人怎么忽然哑巴了,不叫医生过来吗?

“天!我,天,Sean,我,我去叫Elizabeth,我去叫医生,别紧张别紧张。”

像是被Sasha的眨眼惊到了,他胡乱解释着跌跌撞撞冲出去,隔着门Sasha也能听见他的声音在叫医生。

然后就是几个医生护士涌入,检查他的状态,闹哄哄的,不过似乎没什么大问题,鉴于状态良好,医生决定撤下呼吸机。

脸上没障碍物舒服多了。乌泱泱的医护人员离开了Sasha才发现不知道何时那个男人回到了病房,还有一位迷人的金发女士。

我应该和他们打招呼吗?但是我并不认识他们……

“亲爱的,不要着急,我会向你解释一切的。我们会尽力确保你的安全,你好好修养。”

Elizabeth看着病床上醒来的人,轻声安慰道。


“什么?”Sasha大喊出声了,但其实音量只是比耳语高一点罢了。

“亲爱的,你可以把这个当做一场漫长的梦,等你醒来你会发现你真的只是睡了一觉而已。只是威胁还没有完全清除,我又担心你会因为无意中看到一些过来探病或者帮忙的wesen的真面目而吓到,我真不想告诉你真相。等你有点力气了,你会发现这确实不是你的身体,毕竟Sean不喜欢消除伤疤,身上应该有一些陈年的旧疤痕。”

  Elizabeth把身后一直沉默着的男人揪到Sasha面前,“这是David,他和你一样。Nick是Sean的伴侣,他们伤得太重,Nick由于Grimm的体质只是重伤濒死,偶尔他会醒过来,所以如果你偶尔遇到一个表现怪怪的David那应该就是Nick了。等Sean的灵魂修复的差不多足够让他醒过来,我就会送你们回去,所以不用担心。”

“我需要尽快稳定形势,所以清醒的Sean和Nick是必要的。我会尽我所能保证你们的安全,但是你们自己也需要注意伪装。我已经对你们施展过咒语,一旦你们有生命危险我就会赶到。”

Elizabeth留下爆炸性的信息之后,就略带歉意急匆匆地离去了。

Sasha和David相顾无言,气氛很是尴尬。

tbc

评论(5)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