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是往昔

【Grimm】当Marcus遇到Sean,Nick的辛酸被调教史(NR)1

Marcus是Sean的扮演者Sasha在13号仓库里面扮演的某一反派角色。
预计会OOC,还会给Sean开挂。
希望能改变Grimm这部剧里captain悲剧的处境,和朋友 @冷尘恋星 一起脑洞大开,鼓起勇气一起写了文。
假设当时Sean和Juliette被Nick捉奸时,Marcus由于仓库爆炸等一系列原因穿越到了Grimm,控制他生死的节拍器则意外和Sean融合了。由于Marcus的出现,爱情魔咒失效,Juliette离开了。Sean虽然能利用藏物,但是因为需要给藏物提供能量,不得不通过特殊方式补充能量以免受到反噬的伤害,因而与Nick结下了不解之缘。

……砰……砰……砰砰……
“哈——”
高大的男人猛地仰起头,深深吸了一口气,用力呼吸起来。
捂住自己的胸口——这可真是意外之喜,他挑起眉毛,感受到心脏在胸腔中有力地跳动,能够再一次这样呼吸真是让人愉悦。
环顾四周, 即使已经有心理准备,藏品会带来未知,也难免为看见一个和自己好似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男人而吃惊。更何况,关乎自己性命的节拍器好像在他身上。看来要找机会与这男人好好交流一番了!而且在这样突来的变故中,他到是很镇定……Marcus若有所思。至于另外目瞪口呆的一男两女,啧啧,看着就知道心理承受能力不行,竟然楞住了。不过,也得留点心,毕竟有时候就是对小人物麻痹大意才导致了失败。 
Marcus借力站起身,整理了一下衣服,掏出手绢擦了擦并不存在的灰尘,收拾妥当后,这才舍给了身下的“垫子”一眼——还没死,也没有吐血,看起来生命力挺顽强的。不过,情况不明,Marcus最后决定还是静观其变。
   在Marcus整理观察期间与他长着同一张脸的男人也默默地观察着他的举动,至于呆滞的三人目光一直追随着Marcus的动作。
“OMG!Nick你还好吗?”Rosalee终于反应过来,恢复了应有的反应。
Monroe急忙扶起Nick,让Rosalee检查。
Juliette茫然地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有点不知所措——现在昏迷的那个是被自己出轨的失忆忘记的现男友,而自己的出轨对象却是现男友的顶头上司,他们俩人之间好像还有什么其他纠纷,然而现在砸晕现男友的却是个和自己的出轨对象长得一样的男人,并且这个男人还是凭空突然出现的。本来就被咒语魔药等超现实的玩意搅得一团糟的脑子现在更加成为浆糊了,毕竟大变活人什么的实在实在太过了。
Juliette感觉今天发生的一切简直要让她的脑子炸开了,并且她也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众人,和现男友的上司出轨还被现男友的朋友当场抓住,而且现男友好像还和出轨对象达成了什么协议——Juliette环视了一下众人,没人关注她。最后咬咬牙,她还是拿起包和外套甩门走人了。
Sean—和砸人的好像双胞胎—被捉奸出轨下属女友—一直镇定默默围观—Renard虽然很关心Nick—被莫名砸晕—疑似被女友劈腿—似乎被上司欺骗利用—Burkhardt,但是他的大部分注意力还是在这个陌生男人身上。虽然很是惊讶这个男人竟然和自己长的一模一样,不过也有不少办法可以办到这点,例如:双生咒。只是他突然出现又弄得和自己一模一样,会是什么阴谋吗?皇室?巫族?还是什么未知的势力?为了钥匙?Grimm?还是自己这个混着皇室血液的半巫?虽然同样被咒语和魔药的后遗症困扰着,并且还被非常重视希望能纳入麾下的Grimm捉奸,但他毕竟还是Portland的captain和king——
“Nick还好么?”看着似乎并没有什么异动与自己好似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陌生人,Sean还是决定先确认一下Nick的情况,毕竟自己为了Nick可是付出了很多心血的。至于那个家伙,先晾一下好了,不过自己对Juliette的感觉好像变淡了?想到这Sean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殿下,Nick没有什么大碍,也没有受什么内伤,只是受到的冲击太大晕了过去。等一下应该就会醒了”正好检查差不多了的Rosalee立刻拘谨又恭敬地回答道。
而Monroe还在努力在那呼唤Nick,        轻拍着他nick的脸颊:“嘿,醒醒,Nick,醒醒。”
听到Nick没有什么大碍,Sean把目光投向陌生人,毫不意外地对方也在看着自己。
“我是Portland的captain,Sean Renard。请问你是?”Sean决定先开口掌握一下主动。
而听到Sean的话的Marcus脑内忍不住跑过这也许是什么平行世界也说不定的猜想,毕竟藏物的力量从来都很奇特,说不定这就是另一个世界的自己。毕竟将自己带来这里,应该不止一件藏物的力量——可没有听说天平还有转移功能。
“我是Baltimore的 detective,Marcus Diamond。”Marcus决定试一试,便把自己还活着时的身份报了出来。
Detective?Sean决定回去查一下。
“我想,作为同事,captain应该不介意收留一下我吧?毕竟对于怎么出现在这里我也很是迷惑呢。而且顶着这样的脸四处走动好像也不太合适。”马库斯似笑非笑地说道。他在赌,赌的是刚才观查到的屋里人的态度与那句殿下。
这是想要私下聊聊?默默地注视了Marcus几秒,Sean决定还是先把Marcus的来历以及他的目的弄清。不然等Nick清醒了还有更麻烦的关于情感忠诚身份信任等等问题需要解决。他不想让这件事更加复杂了,还是一样一样的解决吧。
“Monroe,Rosalee,你们先照看Nick,我先去安置一下这位detective。其他的事情等Nick醒来后,再约个时间谈,好吗?”虽然是询问,但是sean已经拿上自己的外套,并示意Marcus跟上。
Monroe和Rosalee对视一眼,却并不敢有什么异议。只能认命地准备应付清醒之后的Nick。
上车,Marcus坐在副驾驶。Sean并没有去警局或者回家,他向着森林小屋开去,毕竟人迹罕至才方便可能需要处理的尸体问题……
Marcus看着越走越偏僻,路也成了林间土路,还是决定先开口。“captain,聊聊有必要到这么偏僻的地方来吗?又不是需要毁尸灭迹。”
有点意外Marcus先开口,反正离小屋也不远,已经深入森林了,Sean干脆就拐离小路下车了。
关上车门。“这谁知道呢?说不定有必要。”
面对Sean的威胁,Marcus仍然不显紧张。“真不愧是captain,心思缜密果然不是我等可以可比的。不过,真心觉得这真的没必要,毕竟前提是要能有尸体。”
“你这么有自信?”Sean的枪口抵上了Marcus的太阳穴。“毕竟下一秒你可能就是一具尸体了。”
“我能感觉到我的性命与你息息相关,而且我也听到你被称呼为殿下,所以为了我自己,我不会对你做出任何危及性命的行为的。至于我么,死过不止一次了,而我有预感我不会再次死去的,虽然我也不确定现在算不算活着。既然我有感觉,我相信你不会一点异常也没有感受到。所以,没有尸体。”
Sean的手很稳,他直视着这个和自己一模一样的男人,最后还是把枪收起来,半倚着车身,一副准备聆听的样子。
“好好解释一下你的来历。”
“我是Baltimore的 detective,前任的,我多年前就中弹身亡了。藏物之一的John Maelzel的节拍器让我复活了。来到这里之前因为节拍器被人拿走又死了。这一次虽然感觉有些不同,但是我能感受到节拍器还有和你之间的联系,我很确定节拍器在你手上。我命系于此,所以你大可以放心。”
“节拍器?藏物?我从来没听过藏物。怎么证明你话的真实性?而且,你也没说明你是怎么突然出现的。”
“实话是,我不知道我怎么突然出现的,毕竟我当时都死了。证明嘛……”
“嗯?”
“就凭我现在就能干掉你,captain。”
Marcus动作迅速地将Sean牢牢压在车玻璃上,而Sean的手枪不知何时已经到了Marcus的手里。
“所以,暂时合作?”Marcus直视着Sean,晃了晃手里的枪。
Sean最终还是松口了。他之前就察觉有些不对,力量在缓慢流失,现在他觉得自己有点晕,否则他之前也不会收手,还靠到车上。当Marcus靠近的时候,力量流失的感觉更加明显。不过奇怪的是这种情况下他竟然没有一点危机感,好像潜意识里知道这个人伤不了他一样。这个状态实在不合适多做纠缠,看上去只能暂时相信这个男人了。
“放开。”Sean快速地坐到了后排,尽量节省体力。“你来开车,车上有导航,打开照第七个路线走。”那里是Sean的安全屋之一,偏僻,隐秘。毕竟去常住的在警局有备案的公寓,不够安全,也不好解释Marcus的存在。
Marcus虽然有点奇怪Sean迅速转变的态度,不过毕竟是答应了合作,该有的信任还是要给的。而且,在这种能掌控自己的生死的人面前,还是不要太追根究底的好。Marcus挑挑眉毛,坐在了驾驶座上。
眼前一阵阵的黑雾,虽然说是合作,但Sean还是决定尽量隐瞒自己的不适,一方面出于他的骄傲,不允许他示弱于人前,另一方面也是因为他不信任这个突然出现的谜一样的男人。
在开车的Marcus觉得Sean的状态有点奇怪。在一个等红灯的档口他扫了Sean一眼,“captain,你还好吧?你出了很多汗。”
不过,虽然Sean在努力克制,但因为力量持续性流失所导致的晕眩,还伴随着不正常的时冷时热,实在是让Sean有点意识不清了。只能勉强对Marcus的问话做出反应,“让我看看你的诚意。”
Sean昏迷前最后看见的好像是一个……节拍器?
“captain?captain!Sean!”
Marcus伸手推了两下没反应,转头,看起来是晕过去了。满是冷汗,也不知道是忍了多久。不过,都撑不住了也只能信任我了吧。
Marcus按照导航到了Sean说的地方,这地方也够隐蔽的。Marcus非常庆幸这是独栋别墅,不然还真不知道怎么解释两个人长的一模一样,并且其中一个还在昏迷中。
下车,打开车门,拍了拍Sean,还是没反应。钥匙在大衣里面吗?果然。打开大门,回到车边,看着Sean冷汗涔涔的与自己一样的脸,Marcus恶趣味地公主抱着他未来的主宰者进了屋子。找到卧室。
将Sean放上床,脱衣服脱鞋子盖被子。 “给‘自己’脱衣服的经历可真是难得呀。嗯,肌肉不错,就比我差一点。Captain,我可是全套服务了。”Marcus在Sean的胸肌上摸了两把,手感不错,挑眉。先收点利息,别想着免费。
下楼,关上门,从冰箱里找出点能直接食用的,和瓶装水一起用托盘带到Sean所在房间的床头柜上。犹豫了一下,Marcus还是决定打开衣柜翻出睡袍给Sean换上了,并且前往浴室拿毛巾。

评论(7)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