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是往昔

【Grimm】当Marcus遇到Sean,Nick的辛酸被调教史(NR)2

和  @冷尘恋星 一起写的文,第二部分。可能有OOC,雷者慎入。



Sean艰难地睁开了几乎黏在一起的眼睛。
“醒了?喝点水?”一杯水被递到面前。Sean有点茫然地抬起头,看到了那张与自己长得一样的脸,瞬间醒了大半。
“还好吗?”Marcus边问边用另一只手将Sean扶了起来,让他半坐在床头,并将水递到了Sean的嘴边。Sean就着Marcus的手喝了些水,缓解了火烧火燎的喉咙。
“现在是什么时间?”Sean哑着嗓子问道。
“凌晨三点二十。不用担心,离你彻底陷入昏迷也就过去了不到三小时。”Marcus将水瓶放在了床头柜上,又拿起了一片面包片递给他。Sean看了看Marcus,并没有接过面包。
“力量的吸收,什么时候才会停止?”昏迷中力量流失更严重了,现在Sean想动手接面包都心有余而力不足,觉得异常疲惫。
虽然在昏迷中与节拍器的融合,告诉了他一些基本常识,节拍器现在也已经停止大量迅速地吸收他的力量。但是,力量的流失一直没有停止。
“不会停止的,captain。你的体质很特别,而恰好意外让我成为了器灵还来到这里,这才有了融合。你掌握着我的一切,作为主人,你必需持续地为节拍器供能,我才可以在现世中行走,你才能使用节拍器。”
毕竟Marcus是在上任持有者死亡之后,自己也经历二次死亡之后才成为节拍器的器灵的。他对节拍器的了解大多数都来自于成为器灵后从传承那里获得的,他还没有来得及完全消化那么庞大的记忆。
在Sean融合期间,Marcus也在努力吸收节拍器本身的传承记忆,了解自己如何死而复生,之后又该如何。然而当他感觉到节拍器不再大量吸收Sean的力量后,便已经明了融合已经完成。那是一种感觉,归属的感觉。Marcus在感到融合完事后便一直在盯着Sean,这也是他能那么快发现Sean醒来并第一时间将水递过去的原因。
“不过,请放心,日常的供给不会消耗你太多能量的。不过,如果你需要使用节拍器,那么又另当别论了。”Marcus看Sean没接面包的意思,就主动将面包片递到Sean嘴边说道。
“那我这样还要多久?有没有可以快速恢复的方法?”Sean皱着眉说道,无力地感觉让他浑身不自在。
瞪着Marcus拿着食物的手,最后还是就着Marcus慢慢吃着面包片,他知道自己必须进行补给。力量和体力快速的大幅度流失,身体的恢复速度也显得迟缓起来。
“三天,以你现在的恢复速度,不动用力量,三天后基本可以正常活动没有不适。至于力量的恢复,可能需要一个月,不过,你要是按照节拍器的方法摄取力量的话,一个星期就可以恢复了。”Marcus看着Sean将面包片吃完后,又拿起水来递给Sean。
Sean喝了两口就停下,示意Marcus继续说。
“能被节拍器吸收力量是你自己本身蕴含或者吸收的能量——你本身蕴含的能量这次差不多被吸干了,虽然自身会缓慢回复。但如果你要使用藏物,那么一定要吸收足够能量,不然会被过度吸收可能危及生命。而最好的吸收办法就是强者的体液——唾液,血液,精液。精液是效果最好的。”Marcus边说边观察Sean的反应。Marcus表示他刚知道的时候也是很想破坏点什么的,这是什么奇葩的获得能量的办法,又不是Incubus(魅魔)。不过肖恩现在的表情真是很值得。“而且,力量越强的人体液蕴含的能量越高,需要的量就少。并且液体必须是新鲜的,像冷冻的血浆之类是无法获得力量的。” 
Sean觉得幸亏他已经不在喝水了,不然一定呛到。这什么诡异的能量补充方法?!
“你认真的?!”Sean从喉咙里憋出了这句话,带着咬牙切齿的意味。
“现在这情况,靠你才能继续活着享受生活。骗你,特别还是在这么重要的事情上,你觉得有必要吗?”
“手机,打给Wu。”Sean纠结了一下,还是决定先休息,他实在连发火的力气都没有了。明天,哦不,今天还是向警局请假吧。
Marcus从地上Sean的衣服里掏出手机递过去,让后者找出电话拨打,贴心地开了扬声器。
“captain?”
“Wu,我需要请三天病假,如果有事打我电话。”
“captain,你生病了?喉咙好沙哑。我知道了,你就放心交给我吧!”
“嗯,谢谢你,Wu。”
“这是应该的。注意身体呀,captain。你安心休息,拜拜!”
“嗯。”
通话结束后,Sean示意Marcus,“你可以去客房休息。”
“不了,我离你越近消耗能量越少。”Marcus将电话放到床头,并扶Sean躺下,将被子盖好,坐回椅子。
Sean看了看Marcus,犹豫了一下,还是什么没都说。最后抵不住疲倦,沉沉睡去了。

他们不知道,远处某个焦急的女巫正在打包行李,赶着过来。



另一边,草药店。
在Sean和Marcus走后,Rosalee与Monroe还是决定将尼克抬到店内的小床上。大眼瞪小眼,不知道应该尽快唤醒Nick还是干脆帮他睡到第二天自然醒。最后Monroe开口说道:“你觉得这件事…….”
“我觉得我们还是暂时不要唤醒Nick了,万一我们劝不住他……”
两个人同时看向Nick,觉得还是让他睡着吧。
“说起来,这个Marcus出现地真诡异呀。Rosalee,你觉得……”
“我觉得那位殿下应该不是主使者,毕竟那位殿下对Nick的态度,已经可以说明他的选择了。既然如此,你我还是不要太过掺和皇家和Grimm的事为好。”Rosalee转头看着Nick,然后郑重地对Monroe说道。

“那魔咒的事怎么办?解药还没做完,我不觉得Juliette还会再来一次。更何况那个突然冒出来与那位殿下长得一样的警探。呵,事情越来越复杂了。”Monroe颇有些无奈的转回身收拾散乱的用具。

“魔咒的事等Nick醒来后由他决定,至于Juliette,我并不了解她。不过,我觉得她应该不会接受这些非科学的的,哪怕事实摆在眼前,她也会自己找借口让事情变得合理化的。要知道,Nick总会有破绽的,但是这么久了,始终没有在Juliette哪里露陷。”罗丽莎也转身帮忙一起收拾。
床上的Nick睫毛颤动,似乎随时都能醒来。

整理完了物品,Rosalee还是忍不住对Monroe建议:“我们还是用点助眠药物吧,Nick看着随时能醒,半夜闹起来我们谁也拦不住他。不如到了早上让Nick和殿下去沟通吧,反正他们是上司下属,每天见面的。”

Monroe看着Nick不时颤动的睫毛,感觉每一下让自己心惊肉跳,真不想掺和进皇室和Grimm的事情里面。

最后确认了药物的无害性后,Monroe还是决定和Rosalee一起“帮助”Nick多睡一会。



TBC
欢迎捉虫

评论(5)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