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是往昔

当Marcus遇到Sean,Nick的辛酸被调教史(NR)4

绞尽脑汁希望角色掉智商,奈何作者君智商不够,大家凑合看。欢迎捉虫~~

 @冷尘恋星 


早晨七点多

Marcus突然惊醒,有种危险逼近的感觉。

放轻脚步走到床边,唤醒了Sean,“嘘……”示意有情况。Sean花了几秒清醒,用眼神示意床头柜的抽屉。Marcus从中取出了手枪,检查了一下枪里的子弹,打开保险,放在了Sean手边。然后从Sean的衣服里掏出另一把手枪,检查之后轻轻移向房门。

Marcus缓慢地打开房门,靠墙移动到楼梯旁。向下望去。

“什么人?”

Marcus还来不及开枪就被无形的力量卡住脖子和四肢,整个人被力量抵在了墙上。

“你是谁?!”刚刚登上楼梯的金发女人惊怒,“Sean呢?该死,双生咒?!你把他怎样了?”夺下手枪,神秘女人质问,抬起手,收紧手掌,Marcus感觉施加在身上的压力快要把骨头压碎了。

Marcus的脸都憋红了,脖子上的力量才有了些许放松,刚够呼吸说话。“咳咳,我就是Sean。咳咳…..”Marcus艰难喘息。“说实话!我知道你不是。”女人边说手边更加紧握。身上的力量也随之加大。Marcus艰难的冷笑一下,“你该不会连你要对付的人长什么样都不知道吧?女人。”

女人盯着Marcus看了一会,像是要确认他的可信度一样,接下来女人微微松开攥紧的手掌到“我是来帮忙的。”

虽然没有放下手,Marcus也还是不能动,不过强加在身上的恐怖压力到是消失了不少。神秘女人快速的走上楼,期间还不忘记用力量控制Marcus的行动,将其拖在身后。Marcus想要挣扎,却好像被无形的绳索绑住,反抗不得被拖着上楼梯。

“砰。”的一声,门被无形的力量直接打开,Sean靠着墙艰难的坐在床上,勉强集中精力用尽剩余的力量举起枪准备面对敌人。

一直没听到枪声也没有看见Marcus返回的时候Sean就知道不对劲了。没想到会这么窝囊地死去,Sean看着不住颤抖地手苦笑。

“Sean?”

“母亲?”Sean简直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和眼睛。

“Sean,你怎样?他是怎么回事。”原来这个神秘的女人就是Sean那个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女巫母亲——Elizabeth。

Elizabeth感觉到Sean的生命受到威胁,一路心急如焚。如果这不是Sean的地方,恐怕早就被暴力拆除了。Elizabeth看了一眼脚边的Marcus。还有这个敢对肖恩使用双生咒的家伙,要不是看他好像是护着Sean的,早被Elizabeth折断手脚了。

挥手把Marcus丢到一边,还是没解除禁锢。Elizabeth一脸心疼地看着Sean满头冷汗脸色苍白,急忙上前,将努力想从床上起来的Sean扶住,给他背后塞上两个枕头,让他能靠得舒服。“不舒服就不要起来了,和我说说发生了什么。” 

而从看到金发女人后发生的一切,简直刷新了Marcus的世界观。还没来得及攻击,便被不知名的力量控制住无法动弹,差点让Marcus以为有人使用了马鞭。但那个闯进来的女人手里却并未拿皮鞭,只是挎着个包,身边还放着个行李箱。之后便是被控制被威胁,女人听到自己说自己是sean时,表情倒有些古怪,不过当时Marcus也没办法多想,因为疼痛与无力感已经占据他太多思绪。然而就在以为要团灭的时候,就听到Sean的那一声“母亲”,在那之后Marcus便处在无限循环中——宿主你妈妈武力值这么高!但是你却打不过我……

Sean张了张口,一个是因为没有力气,另一个是不知道从何说起。他现在还清醒着,纯粹是凭意志和肾上腺素支撑罢了。

“床头有水和食物,你可以喂一点。刚刚他的硬撑和我为了对抗你所用的力量已经让他又要被濒临极限了。如果可以,能喂点鲜血最好了,毕竟您的力量似乎也很强大。”这时被Elizabeth随手扔在一边半趴着的Marcus终于回过神,生怕晚了影响宿主和自己的安危,匆忙解释。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Elizabeth给自己儿子喂了些水,转过头怒视Marcus。“你对Sean做了什么夺取了他的力量?别妄想欺骗我!不然,我会让你知道欺骗一个护崽的女巫是什么下场!”woga出女巫的真实容貌,Elizabeth出言威胁道,同时加大了压制Marcus的力量。

而这时,因为妈妈的到来而放松心神的Sean,肾上腺素消退后的疲惫把他拉入了深深的睡梦之中。

Marcus简直欲哭无泪,宿主你敢不敢拯救一下我那感觉要破碎第二次的世界观……这张脸也太可怕了!!!


而另一边,正在查监控视频的Nick,也遇到了匆忙赶来的Hank。

“Nick!”Hank大步流星地冲进办公室,“Monroe和Rosalee说联系不上你,打电话给我了,你给他们回个电话吧。”

Nick看了眼还是黑屏的手机,对Hank耸耸肩,“抱歉,好像到现在也还是没电。我现在给他们回电话。”用座机拨通了Monroe的电话。


“……嘟……嘟……”


“嘟……嘟……奇怪,怎么没有人接?Hank。”把话筒夹在耳边的Nick边说边转头看向Hank。

Hank耸耸肩,“试着打给Rosalee吧,他们通常都在一起。”


另一边草药店忙地热火朝天。


地下室,成箱堆积着的草药旁是Monroe在外套兜里嗡嗡作响的手机,而上面是正在和送货员对账的Monroe和Rosalee。看来今天是草药店进货的日子,Monroe还粗心的把手机落在了地下室的货物边。

“抱歉等一下,我接下电话。”Rosalee忽然停下,从口袋里掏出手机。

“喂,Rosalee吗?Monroe在不在?打不通电话,Hank说你们很着急。”

“晚上有时间过来一趟。记住,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我这里很忙,要整理到的货物。晚上细说,”

Rosalee不等Nick答复,就匆匆挂断了电话。对送货员和Monroe抱歉一笑,又投入继续清点了。



评论(8)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