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是往昔

【Grimm】当Marcus遇到Sean,Nick的辛酸被调教史(NR)5

Part5

 @冷尘恋星 

智商有限,有bug欢迎指出。


“Nick?”


“Rosalee说晚上见面聊,看来事情并没有你说的那么紧急。”Nick耸耸肩,准备继续之前的事情——找到captain Sean Renard。

Hank楞了一下,“你确定?当时他们是真的很紧张。”
“当然了,不信你可以打电话确认。”Nick连眼睛都没有从屏幕上移开一下。
“不了,我想问问晚上可以和你一起去吗?”

“嗯?恐怕不行……”

“好吧好吧,又是什么Grimm事件?不过,虽然不算很多,但我毕竟都参与进来了但还是不能参与吗?Nick,你有听我说话吗?”Hank搔搔眉毛,压低声音表达想要知道一切的欲望。
“你这么投入在看什么?最近好像没什么案子?”Hank凑到Nick身边想知道他在看什么这么投入。

“Nick!告诉我,你不是在查captain的行踪。”

“对,我就是在找captain。草药店之后没人知道他在哪。”

“现在都快八点了,你知道captain会准时上班的吧?你真的没必要……做这种……你懂得……”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Hank。”Nick全神贯注调取摄像头的监控录像寻找线索。
左看看右看看,Hank凑到Nick耳边:“不要那么像变态跟踪狂。”

Nick终于舍得移开一下视线。“Hank,你在想什么?!少看点狗血剧。我只是急着找cap要个说法而已。”

“你确……”

“早上好呀~~~真少见,你们这么早就来了?难道我记错了,最近有什么大案子要你们加班加点?”

“Wu,早上好,你还是这么勤快。”

“Wu,早上好。”

“比不上你们,没大案子也这么早来。哦,对了。captain请假了一周,文件除非紧急,暂时都下周处理。”

吱——
“什么?!”Nick一把推开椅子站起来,瞪着Wu一脸惊怒好像他刚做了件十恶不赦的事。
Wu一脸无措,抱着档案感觉要被Nick的眼神杀死了。
“hey,不要这么激动Nick。”Hank挡在两人中间,劝Nick冷静一点。
“Wu,captain怎么忽然请假了?他也是挺工作狂的,之前一点消息也没有。我和Nick有事要找他,之前电话也没联系上。本来就等captain上班了。”Hank转头,对Wu歉意地笑笑。


“原来这样呀。Nick你也不要这么激动,我听captain声音沙哑,可能是生病了。你试试晚点联系吧,可能在休息。我考虑过两天联系captain到时候一起去探病?” 
Nick半垂着头,“不好意思,Wu,我有点太激动了。到时候一起去。”
Wu虽然感觉有点奇怪,但还是抱着文件走了,活可不少,特别是captain不在的时候。

“Hank!你听到了吧?他就是在避开我!你还觉得我刚做的事情没有必要吗?”
Nick一把揪住Hank的领口,虽然青筋毕露,至少还记得控制力气和压低音量。
Hank把衣领从Nick手里救出来。“我觉得这也可能只是个巧合。”

“幸亏我刚才已经发现了一些线索。”Nick拿上手机和车钥匙,大步流星往外走。

“喂,Nick,Nick!”Hank犹豫了一下,还是跟了上去。“希望我不会被因为跟踪自己上司被抓。Nick你欠我欠大发了。”



嗤——砰—


“靠,Nick你发什么疯。”揉着撞到的额头,Hank忍不住抱怨,忽然急刹车还来了个一百八十度转弯。
“我看到了captain,他开着他的车。我就知道他没有生病,只是想避开我罢了。骗子!”
听到这话,Hank也顾不上自己被撞的额头了,打开车窗,妄图在车流中找到captain的车。
“你确定吗?现在可是早高峰。你刚刚距离起码有几公里。”
“你是在怀疑一个Grimm的视力吗?我认错谁也不会认错Sean的。”Nick咬牙切齿。


砰!Nick狠狠地拍了一下方向盘,即使是Grimm又是警探,对于堵车也是毫无办法,只能再次失去了captain的踪迹。 

所以,Nick真的遇到了Sean?他这么快就恢复了?还是……其实他遇到的是外出采购的Marcus?

时间倒回到一个多小时前,Sean昏睡,Marcus被Elizabeth威胁。
“我说的是实话。Sean现在算是我的宿主,他给我提供能量,我给他提供藏物用来驱使。只不过现在他因为融合的关系被抽取了大量能量,身体一下适应不了。我们完全是互利共生的关系。”
“共生?我觉得这听起来更像是寄生!”Elizabeth凑上前,抓着Marcus肩膀的手收紧,让他足够疼痛却不至于到受伤的程度。毕竟万一因此伤到了Sean她可是会心疼的。
“我自然有我的办法来验证你说的真伪,不要妄图在一个女巫面前撒谎。”
“所以,这是真的?”
Elizabeth看了看床上熟睡的Sean,回过头看着Marcus,眼中神色不明。“新鲜的体液才能补充能量?魔药或者食物之类的不行吗?”
“理论上是应该是可以的。只不过我怀疑我们不是一个世界,Sean表示从不知道藏物,我也不知道魔药或者女巫之类的,能量体系也许有不同。我不清楚魔药的效果,而食物能补充的能量毕竟少。”
“那么现在,来讨论一下你的来历吧。毕竟你那么突兀的出现在了其他人面前,Sean也表现的对你毫不知情。反正万一Sean受到伤害,威胁的可不光他自己的生命。我想我们现在是同一战线了。”
Elizabeth温柔地笑着,打开了对Marcus的束缚。
活动着麻木疼痛的手脚,Marcus只觉得寒毛直竖,不知道Sean的妈妈打什么主意。
“你们确定这个说法行得通?这种童话故事一样的设定。”
“虽然有点特别,但是逻辑挺通的。不要这么激动,Marcus。”被妈妈唤醒喂下了魔药和血液的Sean靠坐在床上,虽然脸色还是很苍白但已经恢复了基本的行动能力,他捧着热牛奶一脸平静地责备Marcus太过大惊小怪。
“Marcus这么活泼,果然是弟弟呢。”妈妈优雅地坐在椅子上,一脸慈祥的看着Marcus。
抖了抖鸡皮疙瘩,Marcus感觉自己是玩不过这对母子了。Elizabeth的战斗力简直超出人类范畴好么,好吧,女巫算人类么?
“你们觉得,我是Sean小时候就受重伤濒死的双胞胎弟弟,这么多年之后终于被想办法治愈了,但是因为咒语出了点小意外,我被直接传送到血缘关系最近的人——我的双胞胎哥哥Sean身边。这个理由大家会信?”
“我以为,光你们的长相,就已经很说明一切了。所以,不用担心,Marcus。”妈妈微笑,看了一下时间。“好了,那就这么敲定说辞了。Sean你还是多休息一下,剩下的交给妈妈,我会好好教导Marcus他应该知道的一切的。”
放下杯子,Sean接受了母亲难得的拥抱和亲吻,安心休息了。
关上卧室门,Elizabeth露出了后来被Marcus称之为凶残的笑容,“接下来就让我好好教教你吧。”


明天还有部分。抱歉快一个月没更新了。

评论(4)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