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是往昔

【Grimm】当Marcus遇到Sean,Nick的辛酸被调教史(NR) 6

part 6

倒腾了很久弄出来的,智商有限。有bug欢迎大家提出来。 

 @冷尘恋星     

  
“好了,暂时就先到这里吧,你好好消化一下。顺便,出去采购点食物,这个是清单。”Elizabeth推给Marcus一张纸,然后告诉他可以离开了。
“对了,早点回来,Marcus。”
跨出门的Marcus微微一愣,没有回头,挥挥手示意知道,带着不自知的一丝笑容离开了。


叮铃叮铃叮铃
“Wu?”
“Hank,Nick和你一起吗?XX大街的OO银行发生了抢劫案,犯人射死了两个人。需要你们尽快赶去处理。顺便提醒一下Nick,好警探要记得手机24小时开机哦。bye。”
“抢劫杀人,Nick,看来今天有地忙了,captain的事情先放一边可以吗?”
Nick沉默了一下,还是点点头,设定路线去银行了。
“Wu说你没开机?”
摸出手机,“靠,手机好像坏了。之前还以为没电,充电这么久还是开不了机。”


傍晚
“你好,Portland警局。”
“呃……是Nick吗?如果不是,我找Nick Burkhardt。”
“Monroe?我是Nick。怎么突然打电话过来?”
“Nick,你应该没忘记约好晚上见面的吧?”
“呃,没有。几点来着?”
“我们刚空闲下来准备做晚饭,打开电视就看见了关于银行抢劫案件的报道。Nick,这个应该是wesen案件,这件事情非常非常严重,影响非常非常恶劣。你可以现在就过来吗?顺便你可以过来吃个晚饭。”
看看时间,七点多了。Nick摸摸现在才感觉到饿的肚皮。“好吧,我现在过来,见面细说。”

叮咚~叮咚~
“Nick,请进。晚餐马上就可以吃了。”
“Rosalee,谢谢招待。”
“哦天哪,Nick你终于来了。”Monroe挥舞着铲子,从厨房探出个脑袋。“我们可以开饭了。”
眼见吃的差不多了,Rosalee对Monroe使使眼色,示意他开口。
“咳咳,Nick。关于今天的抢劫案,犯人应该是woga之后实施的犯罪。这么做他们违反了《荣誉法典》,又叫做《斯瓦比亚法典》。”
“那是啥?”
“这个是wesen最重要的社会行为准则,一旦有wesen违反,就会危及到所有wesen生物。四百年前有一场重要会议,这对Grimm来说也是一件大事。你不知道吗?”
Nick耸耸肩,“你们知道我对wesen世界了解的并不多。”
“重要的是他们这么做会导致wesen的恐慌的。而且,很可能会引起人类对wesen的注意力。”
“我们会尽力加快破案速度的。如果可以你们也看看有没有wesen有相关的线索。”
“我是说,可能需要你用Grimm的方法处理。”
Nick皱眉,看着眼前的两位好友,“可以的话,我还是希望能以警探的身份把他们抓捕归案。”
“可是Nick……”
“好了,Monroe。我想Nick知道应该怎么做。”Rosalee拉住Monroe,制止他继续。“Nick,还有,我们有关于captain Sean Renard的信息要告诉你。” 
“我们有点犹豫,但还是觉得应该告诉你。不过,答应我们无论听见什么保持冷静好吗?”
“这么严肃?好吧,我会尽量的。”
“昨天,你是被凭空出现的一个男人砸晕的。这个男人长得和captain Sean Renard一模一样,但是他自称是Baltimore的 detective Marcus Diamond。哦哦,Nick冷静点听我说完。”
“Nick,他们之间的对话显示这一切都是意外,他们并不相识。而我,愿意相信这一点。”Rosalee站起身,一脸严肃地盯着Nick的眼睛,“我愿意相信这是意外,毕竟那可是Portland的king,他没必要在这种事情上暴露底牌,何况他并没有实际伤害我们任何一个。”
Nick看向Monroe,“你也这么觉得?”
“呃,我对此持保留态度。但是Rosalee说的没错,这件事情虽然古怪,但是弄这么一出完全没有必要。”
Nick沉默了,良久他抬头看向好友。“我知道了,谢谢你们的信息,也谢谢你们的晚餐。我想先回去了。”
“等等,Nick。你回哪儿?你和Juliette不是分居了吗?”
“我去拖车查资料,顺便在那里休息。”
“Nick,我们想告诉你,你看见的不一定是captain也可能是那个身份不明的Marcus,你要小心。有需要就联系我们。”
Nick回头,微笑,“谢谢你们,我会小心的。再见!”

另一边的Sean正在吃晚餐,Elizabeth和Marcus的手艺。
Marcus感觉自己还是没有缓过来,满脑袋还是各种信息,冲击还是很大的。不过世界观碎着碎着也就习惯了。但是这种欧洲史,还是黑童话版本的,还有wesen百科,实在是太考验记忆力了。
满脑袋各种怪兽样的wesen,还被Elizabeth拉去做饭,美其名曰放松一下大脑有助于记忆。其实就是想给Sean培养个保姆吧……能挡枪能干架还要家务全能——感觉被平衡器卖给Sean当全能保镖了。Marcus一脸平静得在内心吐槽。
蛤蜊海鲜杂烩汤,龙虾卷,煎鳕鱼排,牛油果沙拉。看上去还不错,Sean一边拉开椅子一边想,不知道味道怎么样。
Elizabeth擦擦嘴,看大家吃得差不多了,开口道,“Sean,你应该恢复得还好吧?”
“还可以,虽然精神有点不济,但是日常行动是没什么问题了。”
“很好,这就是我接下去要说的。Marcus虽然表示体液才能补充能量,但是我试了一些补充能量的魔药,也是有不错效果的。可惜的是,我不能常伴左右,Sean你又不能制作魔药,Marcus的力量体系和我们不同。你之后还是只能按时补充能量,让Marcus帮你,不要觉得有心理障碍。好吗?Sean?”
Sean点点头,“我最多接受血液,其他的不可能。如果是能量的话,wesen的血液是不是比普通人的更有效?”
“之后我们会实验的,还有谋划一下后续可能的狩猎问题。毕竟体液要新鲜才有效,而这个新鲜有多少时效呢?看来,接下来几天我们有的忙了。Marcus你……”
窗外,月色正好。 

评论(8)

热度(6)